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贺天的酒店

第一百九十七章 贺天的酒店


  那个拿着菜刀的凶徒,满脸是血,也看到了我,愣了一下,然后转头就去追那个被他砍的人。
  我一身冷汗一下子就打湿了我全身,还真是一身本领,也怕菜刀,看到他那一刻,我根本就什么都想不起,脑子一片空白,手脚根本就不听使唤,那会有什么招式!
  等我清醒后,才看到一片嘈杂,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我再去看那帮刚刚狐假虎威的人,早就没了影。
  没过了几分钟,就听到了警车的呼啸声,第一辆警车在我身边停下,下来四个警察,领头的看到我,直接问道:“行凶的人,你看到跑向哪里了吗?”
  我指了指我右边的方向,地上那么多血迹,还用我指吗?
  三个警察向我指的方向跑了过去,一个警察留了下来,询问我都看到了什么?
  我惊魂未定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刚刚从这里经过,先是一群人从这里跑了出来,然后我就看到一个人捂住脖子跑了过来,身上全是血,之后后面一个人拿着菜刀追了出来!”
  警察看了我半天问道:“你怎么不跑?”
  我傻傻地回答道:“我想跑啊,可脚不听使唤,动不动不了!”
  之后,警察看了看我,表示理解,让我登记了身份证,留了电话,就让我离开了。
  我走到了看热闹的人群中,还想再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时,就有人在人群里讨论,说那个光头平时就在这一带,收保护费,总欺负人,经常是吃东西不给钱,这次算是遇到狠人了,估计是把人给惹毛了,这下好了,命都没了。
  也有人说,这种情况都持续很长时间了,都没人管,这是闹出人命来了,才过来调查。
  好一会儿,人群骚动了起来,那个拿菜刀行凶的人,被三个警察压着上了警车,120也过来了,不知道在哪儿拉了那个被砍的光头,上了救护车。我心想,这还叫什么120啊?直接来去殡仪馆了吧!
  本来兴致挺高的我,现在啥心情都没了,就想着赶快回酒店,真是晦气!
  想着打个车直接回酒店,一问是去的地方比较远,都不拉我,打到第三辆车的时候,我火了,告诉司机,不拉我,就投诉他拒载,谁知道他一句随便,还特意给我看他的工号。
  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再坐中巴车,才回到了酒店。
  到了酒店,一问服务生才知道,这个真不是司机不拉,相反他们还愿意拉,只是为了保护中巴车的利润,才不让他们拉客过这边的,感情还有地方保护。
  这令我对昆明这座城市,产生了不好的印象,一座这么出名的旅游城市,却接二连三的发生这种多年前才会发生的事情,地方区域经济保护,收保护费没人管,当街砍人,这样的旅游城市,能有人愿意来吗?我如果没猜错的话,可能还有很严重的宰客现象。
  回到房间,我说起刚刚遇到的事情,张海龙马上解释道:“你去的那条街,这么多年,都一直有人在争地盘,最早是东北帮的在控制,后来又来了四川帮,打跑了东北帮,然后就是本地人控制了一段时间,现在就不知道了!”
  我好奇地问道:“就没人管吗?这么大的夜市,这么多的商铺,就任由得他们这么胡来?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啊?这种现象还会发生,太不可思议了,区政府,市政府不该被问责吗?”
  张海龙急忙解释道:“这个市府也没有深查,因为他们都是打着市场管理中心的旗号,街道办每年都是把街道管理费外包出去,他们是事业单位没法直接插手,按着国家的相关规定,他们也没什么油水,这样外包出去,他们能拿的就多了,就算不是钱,过年过节的也少不了收礼物的!总比国家那点补贴强啊!至于,收点保护费什么的,人家可不这么说,那是正常的市场管理费!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我疑惑道:“不是啊,我明明听到那个摊主说,已经交了市场管理费的,还要收保护费的!”
  张海龙哎了一声道:“那就是这些人拿着鸡毛当令剑!”
  我嗯了一声道:“可能是吧!不过,这次他们可是亏大了,人命都塔进去了!这次不会不干预了吧?肯定得严查了!”
  张海龙笑着说道:“你看着吧,真不一定,这些人敢这么干,就说明上面一定是有人的!还不一定怎么回事儿呢!”
  我不想再理会这些事了,就问海龙道:“听说你就是坐中巴生意的啊?那是不是你找的人,不让的士司机进入你的地盘拉活的啊?这区域保护不会是你搞出来的吧?”
  
  张海龙急忙说道:“可不是我搞出来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在乎那点钱,不过我是听说了,另外几条线上的人,他们肯定是和出租车公司谈过的,估计有利润划分,我是没怎么管的!”
  我哎了一声道:“我是发现了,到哪儿都有这些利益的平衡,这样也挺好的!大家都有钱赚,不会恶性竞争!”
  张海龙哼了一声道:“那也是之前的恶性竞争,让大家都没钱赚了,最后才坐下来谈判,才形成的今天的局面!其实,社会上的生意,不都是一样吗,无论大小,都是要利益平衡,一旦打破了平衡,就会产生暴力事件,我说的暴力事件,不一定是动武啊,可能是各种方式!最终受损的,不还是老百姓!所以啊,我觉得一早划分好利益,对大家都有好处!这世上,本来就不存在绝对的公平,能保持平衡,就已经是最大的平衡了!”
  我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看的挺通透啊!不怪得你生意做得那么大了!”
  张海龙谦虚地说道:“我这算啥大生意?和你比起来,简直就是小本生意!我这酒店其实也不怎么赚钱得,主要是客房少,平时人也不多,都是老客户!现在水电人工都在涨,我的酒店却还维持在原来的价格,怕伤了客户的心,利润越来越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而且,国内的大财团,都知道我们这里游客多,都过来抢饭吃!就这几年,酒店建的比住宅都多,竞争太大了!要不是我这里地点好,早被挤没了!”
  我哦了一声道:“是吗?我也没看到有什么大酒店在这边啊?除了一个香格里拉,还没听所有什么大集团来这里开发酒店啊!”
  张海龙扳着手指说道:“千达,汇科,绿水园,加上卫华集团,这几年在我们这里疯狂的买地,建酒店,建别墅,我们旁边不到一公里,卫华集团就建了一个,和我们一样风格的酒店!”
  我一听是卫华,马上来了兴趣问道:“建成了吗?”
  张海龙点着头道:“建好了,还挺神秘的,一般人都不让进,也是会员制,听说制度还挺严格的,里面什么样,我都不知道!”
  我看了看小黑,小黑知道我的意思,没说什么,自己就走了出去,奎哥也跟着出去了。
  柱子上网查了查,说道:“这边显示法人是贺天,注册资金7000万,股东贺洁,东方,公司叫万华文旅,去年8月才成立的!就这一个项目。”
  我额了一声道:“有点意思!去年8月成立,才一年多,这酒店就起来了!看来是挺有钱的啊!就是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样?到底是干什么的?”
  张海龙不解地说道:“还能干什么?酒店肯定是住人的呗!他那边比我们这边位置还好,靠海!”
  我切了一声道:“你们哪里来的海啊?你们不是内陆城市吗?”
  张海龙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这里人都这么说,就是湖,我们比较喜欢说成海!”
  我嗯了一声,又问道:“你认识他们那边的人吗?”
  张海龙点了点头道:“都是同行,也算认识!他们没建酒店之前,来我们这里住过一段时间!”
  我切了一声道:“那就是来抄袭你们的!不然,能和你们酒店风格一样吗?”
  张海龙很无所谓地说道:“那有什么的?我们打开门做生意,不可能不让人进来住啊!怎么样,他们都会学到的!”
  我冷哼了一声道:“你倒是挺想得开啊!”
  张海龙笑着说道:“想不开又能怎样?去砸了他的酒店啊!”
  我撇了撇嘴,继续问道:“你认识他们里面的谁啊?”
  张海龙答道:“他们法人贺天,贺总啊!人挺好的,很善谈,也很有礼貌,是值得我学习的榜样!”
  我嘿嘿笑道:“是吗?那你真该和他好好学习学习了!”
  张海龙听出了我的不屑,不满地说道:“他这样的同行老前辈,我是想多和他学习学习的,他人也很好,愿意教我,只是他太忙了!有机会,我下次再请他过来指教我一下!”
  我嗯了一声道:“不如,你现在就打电话给他,看他有没时间过来指教你一下,我也好随便听听,学习学习!”
  张海龙以为我在将他的军,还真拿起电话拨了过去,走到一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回来乐呵呵得意地说道:“他正好就在这边,明天就过来!”
  我笑而不语,想着明天到底要不要见他一面呢?正好可以试探下,他们怎么也过来这边了,到底是什么目的?还是纯属巧合?
  张海龙看我没反应,再次强调道:“他明天10点过来,你一起来吧!”
  我哦了一声道:“再说吧,有时间,我就过去!”
  大家都挺尴尬的,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小黑又不在,他就直接走了出去。
  柱子不解地说道:“他好像挺看不起你的?你干嘛还给他面子啊?”
  我轻笑道:“也不至于看不起我,就是不知道我是干嘛的,自己的连长还要挺我使唤,估计他心里有些不爽,也是正常的!”
  奎哥和小黑回来了,没看见张海龙,问我道:“海龙呢?还说等我们一起宵夜呢?”
  柱子揶揄道:“大老板事情多,还能一直在这里等你们啊?”
  奎哥不解地说道:“干嘛阴阳怪气的?他怎么得罪你了?”
  柱子淡淡地说道:“没得罪我,得罪我老板了!”
  奎哥和小黑同时看向我,我耸了耸肩道:“也没有!就是沟通的有点不顺利!我告诉他,贺天来他酒店就是来抄袭他的,他不信,还说了一堆贺天的好话,我能说什么?”
  小黑笑道:“你得罪他偶像了呗?是我,我也的说你!我们查过了,那酒店四周保住的很好,4米多高的院墙,就一个大门,还是长期关着的,要是海龙不说,我都以为它还没开业呢!也没有人进出!”
  我好奇地问道:“没有地下车库通行道吗?”
  奎哥摇了摇头道:“没看到有!估计没地下室吧?”
  我想了想说道:“明天一早10点贺天过来,我可以探探他口风!你们有没机会跟着他进去呢?”
  奎哥犹豫了一下道:“这个比较难,除非钻进他车里,可怎么出来呢?”
  小黑思考了一下道:“我观察过,园墙肯定是没法爬过去的,高不说,还有监控,上面还挂着电网呢!正门也进不去,要是偷偷爬进贺天的车里,倒是可以进去,出来嘛?的确有难度!一定要进去吗?”
  我急忙摇着头道:“那到不一定!就是好奇而已!他们怎么会想着在这里,建个酒店呢?不过,资金都开始转移了吗?还是今天刚建的,总觉得不对劲儿!不知道他们要干嘛呢?”
  小黑想了想说道:“那这样吧,明天贺天不是要过来吗?让海龙提出要求,也去他们酒店参观一下,我们坐进海龙的车混进去,再混出来!”
  奎哥反对道:“他们的人都认识咱们两个,肯定不行!”
  小黑白了奎哥一眼道:“谁让你正大光明的进去啊!咱们还是在后车厢里,加上海龙的配合,不就行了,以前又不是没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