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26. 这是苏剑涌!

126. 这是苏剑涌!

虞安的神色有些懵。
  
  她到现在还没搞懂苏安然到底是如何分辨出这五只幻魔有什么不同之处。
  
  在她看来,这的确是另一只她所不知道的幻魔,因为如果是她内心情绪产生的幻魔,那么对方现在早就已经大阵一展,朝着自己冲杀过来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只被苏安然取名苏剑阵的幻魔,剑阵能力到底有多强了。
  
  但相比起苏安然一眼就能够识破这些幻魔的身份,虞安开始觉得,难道这就是苏安然能够成为太一谷弟子的秘密?
  
  传说中,能够成为太一谷弟子的,都是天才中的妖孽,妖孽中的天才。
  
  像叶良辰、龙傲天等在玄界已算是众所周知的超级天才,似乎都没资格拜师太一谷。
  
  据说黄谷主似乎曾在私底下的场合说,这几个人都不够妖孽——考虑到黄谷主各种传闻中都有口无遮拦的风格,虞安还是很相信这句传闻是真的。
  
  或许,这就是太一谷吧。
  
  虞安想着,然后便也开口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得试探一下这只幻魔。”苏安然想都不想,就直接开口了。
  
  “怎么……”
  
  虞安刚想开口询问,但她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苏安然就已经上了。
  
  这个时候,虞安才想起来,自己这位曾经的同辈、如今的前辈,似乎除了“天灾”之外,万事楼好像还给了另外一个别称。
  
  只见苏安然一个箭步飞跃而去。
  
  那只幻魔甚至还没有回头,只是听得周边的气流声有些变化,身上就已经涌现出黑色的剑气了。
  
  苏安然的瞳孔猛然一缩。
  
  黑色的剑气非常细碎,似乎只有不到一寸,但剑气量却非常的庞大,这使得这些剑气凝聚到一起后,根本就看不出来是剑气,反倒更像是某种带着极其锋锐气息的保护壳一般。
  
  但苏安然见过这种剑气的运用手段。
  
  在龙宫遗迹秘境,石乐志第一次借助他的身体出手对付甄楽的时候,就展现过这种剑气的操纵手法。
  
  而这种剑气的控制技巧,其高阶形态,便是组合成一条完全由剑气凝聚而成的神龙。
  
  “剑涌!”苏安然发出一声惊呼。
  
  右手一扬,便是大量的剑气猛然爆发而出。
  
  但幻魔的攻击,也同样不慢。
  
  那防护壳一般环绕在它身边的黑色剑气,陡然间便有无数黑色剑气涌出,化作一道冰锥般的向着苏安然刺了过来,却是恰好与苏安然扬起的右手打出的一团剑气相互碰撞到一起,炸出了一团风力极为强劲的爆炸气流。
  
  黑色与白色的两股剑气,相互缠绕到一起,宛如两只陷入绞肉机战场的军队一般,疯狂的彼此厮杀吞噬着。
  
  而苏安然,却是借着这股气流的冲击,已经迅速后撤拉开距离。
  
  就像没有人比虞安更清楚苏剑阵的瞬间布阵能力有多强一样,也没有人比苏安然更清楚“剑涌”的阴险狡诈。
  
  果然。
  
  就在苏安然后撤的那一瞬间,他之前短暂借力站过的位置,以及他横飞而出,甚至是倒飞而退的移动轨迹处,地面皆着骤然炸裂,一道道完全由黑色剑气凝聚而成的,如同地刺冰锥一般的尖状物,便疯狂的从地底突出,直追苏安然而来。
  
  “斩!”
  
  苏安然大喝一声,右手手掌化刀横扫,一道剑气破空而出,迅速的将这些追着他而来的地刺剑气全部横斩而断。
  
  被斩断的剑气,当即一炸,化作了非常细碎的有形剑气,但却并没有凭空消散,反而像是受到了某种牵引作用力一般,又一次的朝着苏安然攒射而来。
  
  而苏安然,毕竟此前也见识过“剑涌”在石乐志的操作下所表现出来的恐怖一面。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松懈,哪怕他并不知道这些被他斩断的剑气居然还有这样的攻击性,但因为精神始终处于戒备的状态,因此当他意识到剑气的第二波攻击时,苏安然的周身,也猛然间又一次炸出了无数道剑气。
  
  这些剑气的迸发,使得那密密麻麻的向着苏安然攒射而来的黑色细碎剑气,纷纷都被挡下了。
  
  只听得空气里传来一阵如骤雨打芭蕉般的叮叮当当响声,但苏安然却是毫发无伤的迅速后撤,躲开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这短暂却又激烈的交手,以及瞬间数次的攻防节奏易转,都让在旁观战的虞安感到一阵血液加速、心跳加快。
  
  她知道苏安然强,但具体真正强到什么程度,她真的不好评价。
  
  但现在亲眼看到苏安然的出手后,虞安就知道外界对苏安然的评价实际上是低了:很多人都认为,苏安然最强的攻击手段就是一发剑气爆炸,除此之外他就什么都不会了,所以只要能够躲开苏安然的这发剑气爆炸,和他拉近距离缠斗的话,那么苏安然必败无疑。
  
  而亲眼见识过苏安然出手的虞安则很清楚,苏安然的战斗经验和反应能力,绝不是外界传闻的那般不堪。他攻杀果断,防御也同样是滴水不漏,而且战斗过程中始终保持着谦虚的态度,不骄不躁,哪怕一时间失去了进攻节奏,他的应对同样也是最优选项,绝不浪费自身的一丝一毫真气。
  
  尤其是最后的剑气爆发手段。
  
  那便是虞安此前才刚跟苏安然提过的,她自己研究捣鼓出来的布阵手段。
  
  但她自己折腾出这种手法,那是她在经过无数次测试后,才最终摸索出来的一条剑道之路。但她只和苏安然提过一次,然后前后不过才这么一点时间,苏安然就已经能够在实战中运用这种手法技巧,虞安现在是真的相信,不是妖孽中的妖孽真的完全没有资格拜师太一谷。
  
  “有点棘手了。”退回到虞安的身边,苏安然沉声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了。”
  
  “你认出这只幻魔的身份了?”
  
  “嗯。”苏安然点了点头,“苏剑涌……”
  
  听到苏安然习惯性的起名,虞安就一脸的不自在。
  
  她觉得,太一谷的弟子妖孽是真的妖孽,但思维方式似乎也真的跟正常人也不太一样,一般正常人会给这些幻魔起名字吗?不过虞安也在猜想,这会不会就是太一谷弟子如此妖孽的秘密?如果我的思维方式和节奏能够跟得上的话,那么我的实力是不是也可以提升呢?
  
  ------------------------------------------------
  
  防盗分割线啦,一会修改恢复。
  
  ------------------------------------------------
  
  虞安的神色有些懵。
  
  她到现在还没搞懂苏安然到底是如何分辨出这五只幻魔有什么不同之处。
  
  在她看来,这的确是另一只她所不知道的幻魔,因为如果是她内心情绪产生的幻魔,那么对方现在早就已经大阵一展,朝着自己冲杀过来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只被苏安然取名苏剑阵的幻魔,剑阵能力到底有多强了。
  
  但相比起苏安然一眼就能够识破这些幻魔的身份,虞安开始觉得,难道这就是苏安然能够成为太一谷弟子的秘密?
  
  传说中,能够成为太一谷弟子的,都是天才中的妖孽,妖孽中的天才。
  
  像叶良辰、龙傲天等在玄界已算是众所周知的超级天才,似乎都没资格拜师太一谷。
  
  据说黄谷主似乎曾在私底下的场合说,这几个人都不够妖孽——考虑到黄谷主各种传闻中都有口无遮拦的风格,虞安还是很相信这句传闻是真的。
  
  或许,这就是太一谷吧。
  
  虞安想着,然后便也开口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得试探一下这只幻魔。”苏安然想都不想,就直接开口了。
  
  “怎么……”
  
  虞安刚想开口询问,但她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苏安然就已经上了。
  
  这个时候,虞安才想起来,自己这位曾经的同辈、如今的前辈,似乎除了“天灾”之外,万事楼好像还给了另外一个别称。
  
  只见苏安然一个箭步飞跃而去。
  
  那只幻魔甚至还没有回头,只是听得周边的气流声有些变化,身上就已经涌现出黑色的剑气了。
  
  苏安然的瞳孔猛然一缩。
  
  黑色的剑气非常细碎,似乎只有不到一寸,但剑气量却非常的庞大,这使得这些剑气凝聚到一起后,根本就看不出来是剑气,反倒更像是某种带着极其锋锐气息的保护壳一般。
  
  但苏安然见过这种剑气的运用手段。
  
  在龙宫遗迹秘境,石乐志第一次借助他的身体出手对付甄楽的时候,就展现过这种剑气的操纵手法。
  
  而这种剑气的控制技巧,其高阶形态,便是组合成一条完全由剑气凝聚而成的神龙。
  
  “剑涌!”苏安然发出一声惊呼。
  
  右手一扬,便是大量的剑气猛然爆发而出。
  
  但幻魔的攻击,也同样不慢。
  
  那防护壳一般环绕在它身边的黑色剑气,陡然间便有无数黑色剑气涌出,化作一道冰锥般的向着苏安然刺了过来,却是恰好与苏安然扬起的右手打出的一团剑气相互碰撞到一起,炸出了一团风力极为强劲的爆炸气流。
  
  黑色与白色的两股剑气,相互缠绕到一起,宛如两只陷入绞肉机战场的军队一般,疯狂的彼此厮杀吞噬着。
  
  而苏安然,却是借着这股气流的冲击,已经迅速后撤拉开距离。
  
  就像没有人比虞安更清楚苏剑阵的瞬间布阵能力有多强一样,也没有人比苏安然更清楚“剑涌”的阴险狡诈。
  
  果然。
  
  就在苏安然后撤的那一瞬间,他之前短暂借力站过的位置,以及他横飞而出,甚至是倒飞而退的移动轨迹处,地面皆着骤然炸裂,一道道完全由黑色剑气凝聚而成的,如同地刺冰锥一般的尖状物,便疯狂的从地底突出,直追苏安然而来。
  
  “斩!”
  
  苏安然大喝一声,右手手掌化刀横扫,一道剑气破空而出,迅速的将这些追着他而来的地刺剑气全部横斩而断。
  
  被斩断的剑气,当即一炸,化作了非常细碎的有形剑气,但却并没有凭空消散,反而像是受到了某种牵引作用力一般,又一次的朝着苏安然攒射而来。
  
  而苏安然,毕竟此前也见识过“剑涌”在石乐志的操作下所表现出来的恐怖一面。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松懈,哪怕他并不知道这些被他斩断的剑气居然还有这样的攻击性,但因为精神始终处于戒备的状态,因此当他意识到剑气的第二波攻击时,苏安然的周身,也猛然间又一次炸出了无数道剑气。
  
  这些剑气的迸发,使得那密密麻麻的向着苏安然攒射而来的黑色细碎剑气,纷纷都被挡下了。
  
  只听得空气里传来一阵如骤雨打芭蕉般的叮叮当当响声,但苏安然却是毫发无伤的迅速后撤,躲开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这短暂却又激烈的交手,以及瞬间数次的攻防节奏易转,都让在旁观战的虞安感到一阵血液加速、心跳加快。
  
  她知道苏安然强,但具体真正强到什么程度,她真的不好评价。
  
  但现在亲眼看到苏安然的出手后,虞安就知道外界对苏安然的评价实际上是低了:很多人都认为,苏安然最强的攻击手段就是一发剑气爆炸,除此之外他就什么都不会了,所以只要能够躲开苏安然的这发剑气爆炸,和他拉近距离缠斗的话,那么苏安然必败无疑。
  
  而亲眼见识过苏安然出手的虞安则很清楚,苏安然的战斗经验和反应能力,绝不是外界传闻的那般不堪。他攻杀果断,防御也同样是滴水不漏,而且战斗过程中始终保持着谦虚的态度,不骄不躁,哪怕一时间失去了进攻节奏,他的应对同样也是最优选项,绝不浪费自身的一丝一毫真气。
  
  尤其是最后的剑气爆发手段。
  
  那便是虞安此前才刚跟苏安然提过的,她自己研究捣鼓出来的布阵手段。
  
  但她自己折腾出这种手法,那是她在经过无数次测试后,才最终摸索出来的一条剑道之路。但她只和苏安然提过一次,然后前后不过才这么一点时间,苏安然就已经能够在实战中运用这种手法技巧,虞安现在是真的相信,不是妖孽中的妖孽真的完全没有资格拜师太一谷。
  
  “有点棘手了。”退回到虞安的身边,苏安然沉声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了。”
  
  “你认出这只幻魔的身份了?”
  
  “嗯。”苏安然点了点头,“苏剑涌……”
  
  听到苏安然习惯性的起名,虞安就一脸的不自在。
  
  她觉得,太一谷的弟子妖孽是真的妖孽,但思维方式似乎也真的跟正常人也不太一样,一般正常人会给这些幻魔起名字吗?不过虞安也在猜想,这会不会就是太一谷弟子如此妖孽的秘密?如果我的思维方式和节奏能够跟得上的话,那么我的实力是不是也可以提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