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巅峰游戏制作人 > 第287章 欣赏艺术品就如做阅读理解

第287章 欣赏艺术品就如做阅读理解


  “你拿了画啊?你什么时候拿的?”
  “前两天吧,怎么?”
  李骏摸摸下巴:“看来,最早偷到真画的应该是马秘书了?”
  不过迷雾重重的事件只稍微揭开了一角,还不能轻易做出论断。
  就在这时,刘总的电话又响了,他尬笑道:“诶,哈哈,生意上的急事,我去接下电话好哇?”
  也不等马秘书回答,他就急匆匆起身,来到了屋外。
  “之前和金馆长聊天瞎扯时,刘总都不急于去接电话,现在马秘书持有画作和重要的情报,他反而因为生意上的急事要出去?感觉是故意找了个借口。”
  刘总出门后,在休息室上方在墙角接通了电话。
  虽然他的声音压得和蚊子嗡嗡一样低,不过这次大厅内没有其他声源干扰,李骏仔细听了几遍,终于听清他说了什么。
  “喂,我核实过了,你那个是假的!”刘总焦急催促道,“诶呦,你的那个是假的嘞!你赶紧跑了你!”
  哦?
  刘总安排了一个人偷画?而且貌似还偷成了?
  李骏推理起来:“刘总之前从馆长室出来,不管是压低声音,还是说话的口吻,应该是和一个人在通话。之前那个人连着打了好几通电话,很可能是偷画成功,着急告知刘总。”
  这么说来……
  刘总让他开溜,就是说偷画的人现在还在展厅里。
  等下再到偷画人身边,听听他和刘总说了什么。
  李骏决定还是先顺着刘总的线,把这段音频听完。
  刘总在和偷画人打完电话后,又回到了休息室中。
  见刘总有些犹豫担心,马秘书循循善诱道:“这也不算违背大师的意愿,反正都是要被偷,与其被一个不懂欣赏的小蟊贼拿走,还不如交到刘总您这样真正的收藏家手里。”
  “真正的收藏家”这记马屁似乎拍到了刘总的心坎上,他也终于下定了决心,要买下马秘书偷掉的画,有些忸怩道:“今天实在是有点仓促,现金呢就这么多,都在这里了。你看……这个……”
  马秘书轻快一笑:“钱是少了点,不过看在刘总这么爽快的份上,成交。”
  接着,又嘱咐了一下刘总,短时间不要泄露画的消息,免得惹人怀疑。而刘总拿到了想要的画作,也是心情大好,连连答应:“我懂我懂,收藏这个圈子嘛,就是要耐得住寂寞……”
  一笔肮脏的交易就此达成。
  两人都走出了休息室,这段音频也快到了结尾。
  刘总和一个人进行了汇合,但是这时因为画展快要开始,声音又听不太清楚了。
  李骏站在旁边,仔细聆听。
  “啊,你也有一副?”
  远远的,似乎有个人在喊:“我找过来被偷的画了!”
  刘总二人异口同声:“啊?还有一副?”
  李骏思索道:“最后这段话,似乎又发现了一幅画。刘总从马秘书那里买了一幅,他的手下偷了一幅,至少有3幅画,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还不能确认,就连马秘书也不能完全相信。
  一切已成定局,得去前面再收集一些情报。现在要弄明白的首要问题是:大师是怎么安排盗画的?
  想找到真画,还是应该从大师那里着手,毕竟是他的画。顺着大师,就能知道真画的.asxs.在哪里。
  其次,则是弄清楚刘总手下的行动轨迹,看看他干了什么。”
  李骏听完音频后,将时间调整到刘总与金馆长对话后,出去接电话的时间。
  那会在他跟着刘总出去的时候,就注意到有一个白圈随后进入了馆长室。
  能进馆长室的,极有可能是大师。
  白圈在进入了馆长室后,关上门,坐在了刘总刚才坐过的沙发上,很熟络道:“诶,老金呐!”
  “徐老,我正在找您呢。”金馆长从办公桌后起身,坐到了这位徐老身旁。比起对刘总保持距离的礼貌寒暄态度,这个举动要亲切热情许多,也显出了徐老身份的不一般。
  李骏顺手给徐老标记上了名字,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这个徐老应该就是大师吧?”
  “这前两天我还见过您的作品呢。可刚刚去看,就只剩个空画框了。我问了小马,她说您就是要拿个空画框来出展呐。”金馆长笑着,很客气地询问道,“这是何意呀?”
  徐老的讲话也带一点口音,听上去饱满而中气十足,让人脑补出一个脸色红润,目光炯炯的胖老头模样:“呵呵,老金啊,你知道这次的画展主题,为什么叫失落的美学吗?啊?”
  “你看看现在外头围那圈人!对那个空画框评头论足!”徐老不满之意明显,在说到“空画框”时,更是加重了几分语气,“美术馆里那么多后辈的优秀之作,难道还不如我一介老朽,随便放的一个空画框有价值吗!审美何在!!”
  李骏点点头:“原来如此。”
  很多艺术品,确实令人看不懂。
  比如著名的极简艺术家封塔纳的一件作品,就是在白色的画布中间划了一刀。
  这么一件看起来谁都能整的作品,在佳士得拍卖会上,竟然拍出了约合华夏币1.85亿的天价。
  用他的话来解释:“探寻宇宙的过程即为发现未尽空间。划破画布留下刻痕,也就是我探寻永无尽头的空间的方法。”
  还有毕加索的抽象画之类,在艺术上的价值得到了承认,但是普通人确实很难欣赏得来,也很难搞懂艺术的价值在哪里。
  反正看不懂的艺术品,就跟做语文的阅读理解题一样,瞎分析就行了,可能连作者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文章还蕴含着这么多深意。
  徐老现在的痛心疾首,就是针对这种现象。
  明明有很多好的画作不去看,就因为自己大师的名头,一堆人围着一个空画框评头论足。
  李骏已经知道一些后面的情况,摸摸下巴:“或许在展会开始后,大师会惊愕地说画被盗了,而金馆长也配合演一出双簧,我以为您的作品就是这个空画框?
  围观群众刚才分析得头头是道,这个空画框代表一种未来;代表不存在的美;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画框边缘的痕迹脑补这幅画,是一幅开放式画作,一种先进的艺术形式……结果听到这么一番话,顿时脸都被打肿了。
  之后保安说画被盗找回来了,群众们也因此开始反思。徐老想安排的,可能就是这个剧本,想想还挺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