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巅峰游戏制作人 > 第333章 不愧是老大!

第333章 不愧是老大!


  将剧情梳理完后,王剑又花了些功夫整理,随后召集工具人开会。
  “我们这次要做一款动作类的游戏,名为《只狼:影逝二度》,可以上蹿下跳的那种。”
  王剑环视一圈下方,介绍起来:“先和大家说一下,这款游戏与现在主流的游戏有一些区别……”
  本来听说要做一款动作游戏,策划们还有点小兴奋,但是听着听着,脸色也开始渐渐变化,露出疑惑不解之色。
  固定的地图和敌人?
  碎片化叙事?
  超难的敌人?
  这哪里是和主流有一点区别,这完全就是背道而驰啊!
  王剑在简单说完魂类游戏的特点后,有策划立刻举手询问:“老大,固定的地图和敌人,这样打起来感觉不会很重复吗?乐趣减少了很多啊。”
  另一名腿毛策划表示赞同:“而且整个地图都是固定的话,设计起来耗费的精力太多了啊!”
  其他策划也是纷纷点头。
  现在为什么roguelike类的游戏这么受人欢迎?
  就是因为游戏的随机与不确定性!
  每次遇到的都是随机的敌人、随机的事件、随机的地图路径,开两局游戏,绝不会出现一模一样的游戏体验,让玩家能保持新鲜感,不断玩下去。
  完全固定的地图与敌人,只有在最古老的那批游戏中才能见到了。
  现在大部分游戏中敌人都是随机生成,还有地底迷宫这种场景,地形也是随机生成的,这样除了让玩家在反复玩的时候能有新鲜感外,还有一个考量就是降低游戏的开发周期和成本。
  智能主机的相关技术已经很成熟了,能起到很大的帮助。只要预设好环境和变量,随机生成一百个地图都不带喘口气的,可以帮设计师们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
  如果要设计固定的地图,智能主机依然能够起到辅助作用,但是就没那么重要了。
  王剑笑笑:“不但地图是固定的,而且整个游戏的地图都是连通的,恩,除了一些特殊场景。”
  策划们目瞪口呆,哪有这么搞的!
  一般的游戏都是不同区域之间独立,比如从小镇进入商店,场景就切换到商店内部。
  整个地图连通,就要像对待一个真实的世界一样设计,各种区域之间还需要融洽相连,自然过渡,这难度也太高了吧!
  王剑解释道:“《只狼》的游戏背景是樱花国的战国时期,而主角是一名忍者。你们想一下,他行走于城墙之上,在前方无路时抛出勾爪,倏地荡到了另一座建筑之上,继续荡啊荡啊,又荡到了峡谷底部,荡到了瀑布边,这种飞檐走壁,从天涯荡到海角的快乐,是不是连贯的大地图才能做到?”
  策划们一听,若有所思,好像是挺快乐的!
  王剑又道:“固定的地图,除了设计好勾爪锁定的位置,让人物荡起来更快乐,还可以方便暗杀,或者不想和怪物纠缠也可以绕道走,给玩家提供一些不同的策略,这种自由度也是一般游戏没有的。正是因为牺牲了一部分的自由,所以才换来了更大的自由。”
  策划们听得感觉确实很有道理,但是依然有些眉头皱起。
  这么做是让游戏变得有特色了,但是工作量那是相当大啊,难度也很高。
  王剑倒是胸有成竹,别看这些策划现在一个个眉头紧锁,一副不知道如何做好的样子,有了黑子手办的技能,设计起来能轻松不少,而且自己也会给员工们拍点地图制作的经验书,让他们快速掌握要领。
  有一名大脸策划又提问道:“老大,固定的地图我是了解了,但是关于游戏的难度,一个小怪都能三刀带走玩家,这未免也太不友好了吧?”
  大家纷纷议论起来:“是啊,且不说手残的玩家压根就没的玩了,大部分普通的玩家都很难接受吧?哪有刚出门的小怪都打不过的……”
  “我知道有一些受虐狂玩家,特别喜欢玩高难度的游戏,但是这种玩家毕竟还是少数。”
  “即便游戏是个好游戏,但是只有少数高手能玩得开心,而普通玩家买了游戏只能被虐,会不会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这样游戏肯定会受到很多差评吧?”
  “我也有些担心。”
  “为了游戏的销量考虑,我觉得可以多加几个难度,比如休闲难度,普通难度,挑战难度,地狱难度。休闲难度的怪物随便打打就死了,玩家可以四处看看风景;而老大说的,刚出门的小怪三刀就可以砍死玩家,那必须是地狱难度了,适合喜欢受虐的玩家。”
  “或者每个周目的难度增加也是可以的。”
  王剑就这么看着员工们讨论,笑笑不说话。
  百里傲本来也觉得这个难度不太合理,但是他下意识看了一眼王剑,那嘴角神秘莫测的笑容,顿时一惊。
  小怪三刀砍死玩家,在老大看来,那就是理所当然的正常难度!
  可是这么设计的用意呢?
  百里傲的大脑飞快转动起来,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幻莫测。
  “原来如此……”
  再次看向王剑时,目光中只剩高山仰止的崇拜。
  不愧是老大!境界实在是太高了!
  他看向议论地热闹的众策划们,顿时摇摇头,似乎除了他以外,没人能领悟到老大的深意。老大表面不说,其实内心应该是有点失望的吧!
  于是百里傲沉声道:“游戏的难度,不能改!”
  哦?
  王剑有些惊异地看了百里傲一眼,这小子很懂嘛!
  百里傲认真道:“大家想想,以前的游戏难不难?我们是不是一样玩的开心?
  而现在的游戏,为了迎合大多数的玩家,是不是越做越简单?甚至大部分都可以说是‘休闲游戏’了。
  而《只狼》困难的难度,并不是单纯要为难玩家,而是为了让玩家集中注意力,在困难中得到磨砺进步,这就是这款游戏最主要的乐趣。如果玩家打不过,就要给他们一个简单模式,那其实并不是尊重,而是一种怜悯。
  不设置简单的难度,其实代表着一种不妥协的态度!这并不只是一个难度的问题,同时也是想要改变现在的游戏环境,启发玩家反思,一味要求游戏包容自己是不是正确的?也让游戏的制作者反思,应不应该一味去顺从玩家?”
  众策划们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想不到一个难度还有着如此深刻的用意!”
  “老大的境界真的高啊!”
  王剑满脑袋问号:???
  前面还说的挺到位的,但是后面怎么莫名其妙拐到要改变游戏环境,让玩家和制作人反思上去了?
  他只是单纯地想为玩家们带来快乐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