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巅峰游戏制作人 > 第393章 舞会散场

第393章 舞会散场


  地下宫殿的一间房间内,倒着一具探险家的尸体。
  尸体的上方,漂浮着一团膨胀“云朵”般的怨灵,只有从“云朵”上几个神色狰狞痛苦的脸孔中,才能分辨出它们曾经作为人类的身份。
  “杀,杀,杀……”
  邪恶暴虐!
  解决掉亡灵后,发现了墙壁上刻着文字,似乎是探险家留下的:
  “支配着这个迷宫的是被称为‘皇帝’的存在。要制止灾祸的话,必须打倒他!
  但是这个迷宫充满‘皇帝’的诅咒,在这里倒下的东西会变成怨灵,吃着以前同伴的肉,继续存在于生与死的夹缝中。
  要避免此事的话,只有自己了结性命,就像我做的一样。”
  又是皇帝?
  慕锦夏思考片刻,和水友们说出了自己的推理:“皇帝已经出现很多次了。
  最开始我们在洞窟探索的时候,捡到过一本旅人的笔记,上面写着,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阿格迪乌’。必须带回这消息,并且警告伙伴,不能让人们见到它,不能让人们接触它。
  后来,在黑色金字塔的碑文上,也提到了阿格迪乌和皇帝。请守护我们的都城和皇帝的荣光吧,阿格迪乌,祝您永世昌盛。
  告死鸟初次相遇的吟唱中有一句,且听这幽远之调吧,静卧于古刹的皇帝,起身高唱凯旋之歌。
  魔将纳姆里斯的传说故事里,提到了皇帝的名字叫迪多斯,应该是指一个皇帝。
  主角在梦境中,也经常梦到一些恐怖的亡灵,以及熟悉的血脉感,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皇帝的后代。
  我推测,是古代的一位掌握强大魔术,名为迪多斯的皇帝,不甘心逐渐衰老死亡,想利用一种邪恶的魔法维持自己的生命。
  这种魔法把他变成了不老不死的亡灵,整个王朝也因邪恶魔法的影响随之受到诅咒。
  随后,这个王朝就迅速地衰落下去,变成了一段尘封的历史。只有这地下宫殿,还在魔术的力量下维持着原貌。
  那些丑陋的夜种,可能就是由那些受到诅咒的皇帝无辜的子民变化而来!”
  “别说,夜种长得那么丑陋,或许真有可能是受到诅咒的缘故!”
  “6666!要是换我玩的话,早把前面的线索忘掉了。”
  ……
  进入一个被圆柱围绕的开阔大厅时,过场漫画出现。
  这里似乎是一个大型宴会的现场。头顶悬挂着明亮晶莹的水晶吊灯,地上铺着漂亮花纹的毛毯,身穿古代风格服饰的舞姬们在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央手牵手跳着优美的舞蹈,一颦一笑,婀娜迷人。
  天鹅绒的帷幔垂下,大腹便便的达官贵人们横卧墙畔,由侍从们服侍着进餐。
  灯火辉煌,声色犬马。
  耳边传来悠扬欢快的笛声,仿佛明媚的阳光,仿佛飞溅的流水,让人听了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下来,忍不住随着旋律打着节拍,摇晃起身子,十分有舞上一曲的冲动。
  身披薄纱的舞姬,似乎也注意到了几个新来的“客人”,面带微笑,热情地靠到她们身边,牵起手来,用勾魂的声音轻声耳语道:“来嘛,一起跳嘛~”
  在舞姬们手牵着手的引导下,小队成员都不由自主地缓慢跳起舞来。
  似乎被这魔性的不可思议的音乐所控制,一跳起来就欲罢不能。
  跳啊跳啊……
  跳啊跳啊……
  即使筋疲力尽,依然停不下来!
  魔性的音乐回响,让人欲罢不能。舞女也不肯放开手,脸上一直保持着美丽的微笑。
  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迷幻的灯光下,舞女们开始变得丑陋了,逐渐变成了干枯殆尽,仅剩皮包着骨头的样子。
  但即便这样,欢快悠扬的旋律继续奏着,舞女们的舞蹈似乎永远不会停歇。
  一旁观舞的达官贵人们也不例外,一个个都变成了骸骨,还在拍着手,打着节拍。
  尽管发生了这样诡异的变化,小队的成员像是中邪了般,依然没有停下舞步……
  光芒逐渐散去,等到清醒过来时,几个人已经躺在大厅的入口。
  旁白:“若是无法抵挡那不可思议音乐的魔力,你就无法继续前进了。”
  大厅的剧情奇异又梦幻,简直像是童话故事一样。
  “giligili爱!一块蹦跶来!”
  “极乐净土!今宵狂欢!”
  水友们嘻嘻哈哈。
  “我感觉这个剧情,应该是红舞鞋的童话改编的!”
  “我知道这个童话!是说一个小姑娘穿上红舞鞋,就不停的跳舞,也脱不下来。后来好像找刽子手砍断了她的脚,舞鞋依然连着被砍断的脚在跳舞。”
  再次进入舞会大厅,出现了对抗音乐的选项,慕锦夏用小队成员一一尝试,却都失败了。
  看来只能换个队友了。
  慕锦夏想了想,不太确定道,“我记得琪莉雅好像是个吟游诗人,不知道能不能起到作用?”
  回到云雀亭,将队伍里的帕里斯换成了琪莉雅,再次进行尝试。
  舞会大厅之内,舞姬们已经跳着优雅的舞姿,面带微笑向小队成员们迎来。
  妮露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面色焦急道:“谁快想个办法,打断这个奇怪的音乐啊!”
  “奏响别的曲子,打乱他们音乐的节奏,也许就能消除那奇怪的魔力了。”
  琪莉雅说着,从背包中取出一把精致的浅紫色笛子,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神情:“让我来试唱一曲吧。我曾经在故乡的咒术师门下,作为吟游诗人修行过……”
  将笛子放到唇边,她闭上眼睛,全情投入地吹奏起来。
  悠扬婉转的笛声吹响,似乎透露着一丝淡淡的伤感,以及一份对亲人的思念之情。
  在这淡淡哀愁的笛声中,仿佛能看到天空中片片飘落的白色花瓣,乘着摆渡小舟远去、拼命挥手的模糊身影。
  琪莉雅吹奏的,是宁静的边塞之歌。
  那是,为死者祈愿冥途平安的祷歌。
  舞姬逐渐停下了舞步,贵族们也不再拍手,他们目光纯净地注视着琪莉雅,静静聆听着这曲祷歌。
  带着思念的婉转笛声,似乎也给这些一直活在诅咒中的亡灵带来了片刻的安宁。
  吹拂头发、带来一丝亲切气息的微风,打着转儿、轻轻盖在地上的落叶……
  在琪莉雅的悠扬吹奏声中,带有魔力的奇妙音乐渐渐微弱了。
  舞姬们牵着手鞠了一躬,贵族们也微微颔首致意。
  舞蹈的死者们,开始一个、又一个的消散了。
  大厅里华丽的水晶灯照逐渐黯淡,天鹅绒的帷幔和漂亮花纹的地毯缓缓化作灰尘。
  当光芒消散,大厅里已经空无一人。
  褪去颜色,重新被黑暗笼罩的大厅中,只剩下一阵被激起的尘土。
  舞会,终于散场了。
  慕锦夏眼睛有些水汪汪的:“啊啊啊,有点想哭是怎么回事。”
  婉转悠扬,带着伤感的笛声,加上舞者们鞠躬感谢的真诚面庞,确实让她有些感动。
  其实除了琪莉雅外,还有一些人物可以破解不可思议的音乐,当然破解的形式也不一样。
  比如让拉邦上的话,他就会扯着破锣嗓子开启死亡颂唱者模式,舞女们不堪噪音纷纷溃逃,不可思议音乐的魔力自然被破解。
  不过那样场面就不是感人,而是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