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巅峰游戏制作人 > 第394章 观梦石人,诡异怪物

第394章 观梦石人,诡异怪物


  宫殿的中庭。
  这里似乎有十分玄妙的魔法,虽然身处地底,抬头却能仰望到天空。
  这里的天空和地面上看到的天空并不是一种景色。
  暗蓝的天穹上,无数平行的苍白的星轨划过弧线,宏伟震撼。
  “这不是梦里的那片天穹吗?”慕锦夏有些惊讶道。
  穿过鲜血般妖艳猩红的花丛,来到了庭院中央。
  那里是一处圆形的水池,白色圣洁的莲花在其中盛开着,随风微微摇曳。
  【窥视池中】
  “水面晃动,映出了不知何处的遥远光景……”
  法象威严,巨柱环绕的宫廷尽头,一名头戴皇冠的男人萎靡不振地靠在雄伟的王座上。他一手托着下巴,下方是身穿白袍的议员们,表情失态,愤怒挥舞着手臂,似乎在激烈地争吵什么。
  廷议结束,看上去是皇帝身份的男人独自穿过花园。
  他脚步趔趄,神色惊惶,瞪大浑浊布满血丝的眼球,神经质地四周张望,似乎在警惕不知会从哪里冒出来的亡灵,周围那阴暗扭曲的光线仿佛也象征着他紧张不安的内心状态。
  景色变换,来到了地下深处的一座大型监牢,魔法熔炉喷出的打卷火焰将监牢映照地晦暗不定,也在墙壁上投射出几个巨大的人影。
  炼金师们站在魔法的熔炉旁,有节奏地念诵着咒文,熊熊火焰中,紫色的水晶柱闪烁耀眼的光芒。
  一群幼童被关在水晶柱中,仿佛被封在透明琥珀中的昆虫,眼角像是流着泪,又像是在甜美地酣睡,不知陷入了什么样的梦境。
  “幼童们在水晶中做着梦,而你被封闭在他们的梦境中。你在如斯梦中彷徨,又看到水晶中的幼童。梦境在无限循环连锁着……
  终于,水面上的光景消失了。”
  慕锦夏皱眉道:“紫色的水晶,这不是秋娜身上出现的情况吗?”
  宫殿的左上角,一间积满灰尘的书房。
  在塞满的羊皮纸和纸莎草的书架中,慕锦夏发现了一本厚厚的日记。
  通过美夏的古代知识技能,读懂了上面的文字。
  这本日记虽然没有标注作者,不过从自称“朕”来看,应该是一位皇帝写的。
  第一页的内容就很颠覆。
  蛮族又一次入侵,皇帝除了增援军队外,还下命令让夜种加速繁衍。
  慕锦夏惊讶无比:“我还以为夜种是受到诅咒的无辜百姓,原来是一种专门用魔法被创造出用来战争的工具吗?”
  后面的内容更有意思。
  因为写日记的这位皇帝在位以来,碰到很多处理不了的糟心事,不由感叹自己没有父皇贤能,就称呼其为菜比皇帝吧。
  一天夜里,菜比皇帝竟然做梦梦到了王朝的开国皇帝。
  开国皇帝可是历史上公认的无比伟大睿智的存在,在开国皇帝托梦后,这位菜比皇帝顿时感觉自己思如泉涌,精力无穷,看来这真是祖先要帮自己啊。
  从菜比皇帝被托梦后写日记时的口吻就能看出,此时他处于一个极度膨胀的状态,仿佛一切尽在掌中。
  接下来,他遵照开国皇帝的指示做了许多事情,比如召集智慧卓越的法师,钻研神秘知识。
  还制作一种“变成基石,并梦见帝国安泰”的观梦石人作为祭品。
  显然,菜比皇帝也没有理解制作观梦石人的意义,只是感叹始皇的智慧真是高深莫测,令人费解。
  接下来,日记出现了大片的空白。
  当菜比皇帝再次记录的时候,已经变得有些神经兮兮。
  他好像经常能看到一些亡灵窥伺之类的场景,又被证明不过是虚幻的。
  菜比皇帝安慰自己,也许是工作劳累所致。
  然而有一天,菜比皇帝突然爆发,愤怒控诉开国皇帝,痛斥十五代皇统,不过是他所附身的傀儡。
  与神殿的矛盾、蛮族的战争、天地的异变,这些事情的幕后黑手,无一例外都是开国皇帝。
  不过此时菜比皇帝似乎已经不能挣脱操纵,他下令收集更多的幼童制作成石人祭品,同时剔除反对的大臣。
  有百姓聚集在市场形成骚乱,就亲自带军队镇压,把他们剥皮示众。血流漂橹,哭声凄惨,场景惨不忍睹。
  神庙的神官弹劾,就将他们扔到战鬼的口中作为美食。
  到最后,菜比皇帝身上似乎已经看不到一丝人性了。
  “朕亲手处决已超千人,唯鲜血可让朕安心。朕,是否已疯狂——”
  颇为冗长的日记以一句疑问作为结尾,此后再没有内容。
  慕锦夏肯定道:“开国皇帝,指的应该就是迪多斯了。从日记来看,这位迪多斯十六世的遭遇和主角无疑有一些相似之处,也能从侧面印证主角的身世。
  开国皇帝迪多斯表面上死了,其实并没有死,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存活一直存活着,秘密策划着阴谋。他的后代也在不知不觉中都变成了他的傀儡,作为他搅动风雨的工具。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里面反复提到的‘观梦石人’,应该就是刚才在莲花池水中看到的,被魔法封印在紫水晶里幼童,在永远的沉眠中,做着帝国安泰的梦境。
  莫非,迪多斯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梦中的永恒国度,而梦见帝国安泰的‘观梦石人’就是他国度的基石,石人越多,他梦境中的国度就越强大?”
  “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连自己的后代都不放过,简直太冷血无情了!”
  不断探索地宫中,遇到了种种诡异的怪物。
  有法庭上争执辩论的贤者,争论的似乎是法律的问题,但辩着辩着,奇妙的绕到了“鸡会不会变成鸡以外的东西”这个问题上,又要询问主角的观点。
  慕锦夏觉得很荒唐,也很有趣,随便选了一个【鸡会变成鸡以外的东西】。
  贤者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呼哈哈哈哈哈,各位,变化吧,都变化吧!”
  随着贤者的高呼,笼子里的鸡开始变得巨大化,周围的贤者也怪叫着,变成了各种怪物,自然又是一场战斗。
  在一间书房里,阅读了宦官的笔记。
  这名宦官是皇后的忠实走狗,在皇后指示之下,用掐死、溺死、下毒等等方式,悄悄杀死了几名侧室产下的婴儿。
  迪多斯十六世已经入魔了,宫里自然也是混乱无比。
  有一天,这名宦官又在皇后指令下,趁半夜偷出了一名侧室的婴儿,溺死在水池中。
  然而这一次他却感觉好像被谁偷窥了,如果被人发现,肯定会小命不保。
  拔出剑追到一个小巷口,偷窥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歪歪扭扭的几个血字。
  “我一直在看着哟。”
  宦官当即出了一身冷汗,因为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就像是小孩子刚学会写字一样。
  从那以后,他经常感觉有人在偷窥自己。
  在他睡觉的时候。
  在他上厕所的时候。
  从窗户的缝隙,房间的角落,桌子的下面!
  宦官的笔记到了这里,从崩溃逐渐变得癫狂,慢慢只剩下了一句话。
  “一直在看着哟。”
  旁白的字体,慢慢变成了血一般的暗红色,极为瘆人。
  “一直在看着呦。”
  “我要疯了,这是他们的复仇吗?”
  “一直在看着呦。”
  滴答滴答。
  “血逐渐从笔记上滴落了下来,从房间的天花板上滴落下来。
  你抬起头来,就看到‘它们’密密麻麻附在天花板上看着你!”
  阴森急促的bgm响起,画面一转,天花板上,飘着一堆脸皱皱巴巴,肤色粉嫩的脑袋!
  慕锦夏虽然在地宫中经历了好几次惊吓,已经有了些适应力,仍然忍不住心中发颤。
  这群半婴儿,半鬼怪的东西,皱巴巴的脸上还眯着眼睛笑。太渗人了。
  战斗结束。
  “血肉溅满地板,婴儿的啼哭还在回荡。
  你逃也似的离开房间,一把甩上房门。
  然后,你看到门上写着‘一直在看着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