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二十九章:街头彩家

第二十九章:街头彩家

        老和尚的话此时此刻他记忆犹新,他所说未来不久会生大乱,这不免让他想到了宋老他们口中那场北邙大战。
  
          眼下师爷究竟是否已经来到l市还是个未知数,自己必须未雨绸缪。
  
          来到老城鼓楼,这本该是l市一景的楼门,如今两旁城墙居然还在,巨大敦厚的城门虽是腐朽,却已经昂扬挺立,让人站在门墙下不免生出一种渺小的感觉。
  
          穿过鼓楼,只见零散的几栋房屋人家,徐童朝着自己师父宋老的住宅一瞧,顿时大失所望,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的一片荒地。
  
          想来也是,这个时候的l市还不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旅游大市,人们一穷二白的时候,别说出门旅游,就算是老婆回一趟婆家都要骑着自行车用一天的时间。
  
          老城是自己的叫法,这里现在才是l市的中心地带,出了鼓楼,那就是郊区。
  
          不过有一失,必有一得。
  
          虽然现在的l市还处于老旧的状态,但是千古传下来的美食,却还是保持着最原始的风味。
  
          一碗热腾腾的烩面,上面卤好的牛肉块,一个个块头又大又嫩,肥厚的汤汁搭配上劲道的面条,一口下去无不是让人幸福的满足感。
  
          还有自己熟悉的各种汤,这个时代的汤可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增香剂,完全是靠着一代一代人传下来的秘方熬煮出来的。
  
          味道浓香四溢,入口鲜甜,简单的调味料往往只有一勺盐足矣,配上敦厚的大烧饼,一碗下去,人间值得啊。
  
          既然没有找到自己师父家,徐童干脆开启了逛吃逛吃的节奏,谁说来剧本空间就只能在生死间反复横跳来着。
  
          美食这东西一个时代一个味道,不品尝一次,简直是对不起自己的胃。
  
          一通胡吃海塞,徐童才心满意足地准备找辆车往回赶,正走到马市街的天桥街口时,一阵敲锣声传来,引来桥头众人一阵围观。
  
          徐童本不想多看来着,但架不住拥挤的人群推搡,刚好被挤在最前面,两眼一瞧,只见一老汉,提着铜锣使劲地敲。
  
          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举着一个黑漆漆的大木坛子,坛子比孩子个头都大,却在孩子的手中视若无物一般,连蹬带甩,看得众人一阵叫好。
  
          老汉见人已经围过来了,手上铜锣一敲,只见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坛子居然自己开始动起来,孩子伸手去抓,坛子却是诡异般地躲开。
  
          孩子挠挠头,又抓了几下,非但没有抓到坛子,反而只见坛子一转,居然把他给绊倒在地上。
  
          众人自然看得出来孩子是在演,但却不知道坛子为什么会动,不过大家也没往深处想,只觉得眼前滑稽的画面,既是诡异又是好笑,惹得众人一阵乐呵。
  
          饶是徐童本来兴致缺缺,但此时不禁被眼前这孩子和木桶的表演给吸引到了,抛开木桶不提,光是这孩子满脸童真又一脸郁闷的神情,连一个台词都没有,就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就冲这一点,自己心里就忍不住给这孩子打个满分,至少这个表演放在现实中,绝对足够上春晚了。
  
          “咣咣咣……”
  
          老汉见氛围差不多了,赶忙敲了几下鼓,嘴里唱着一首打油诗:“我爷孙自打关西进神州,洛铜拖机轴承厂,样样神采震九州,今日路过贵宝地,雕虫小技来献丑,只求诸位观看随手给个俩字,凑个馒头一碗粥。”
  
          老汉说着把手上铜锣翻过来,挨个从人群前路过。
  
          有钱的给个一分两分,没钱的尴尬一笑,老汉也不会刻意在人家面前停留,只待老汉转到了徐童面前时。
  
          一张两毛被他丢在铜锣里,老汉看了一眼,一抬头朝着徐童报以微笑。
  
          这边正收着钱呢,后面就听到一阵骚动,只见几个街道管理处的人从后面挤进来,一把抓住老汉的胳膊。
  
          “谁让你在这里卖艺的,路都给堵死了,赶紧的,收拾东西跟我们走。”
  
          众人脸色一变,顿时为老汉紧张起来,有人更是为老汉愤愤不平,这条街本身卖货的,卖吃的什么都有,也没见人管过,这时候跑过来,明摆着不就是欺负人家外地人嘛。
  
          老汉连连摆手,一面赶忙拉住自己小孙子,把刚才拿来的钱送上去:“我们走,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什么你走,一个都不许走,这些钱你那好都是证物,按照规矩,要清点之后按照营业额三倍罚款。”
  
          这下众人都有些恼了,甚至有人上前劝道:“算了吧,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滚!”
  
          为首的那位看都不敢一把将人推开,这些人不劝还好,一劝自己就把人放了,以后还怎么管?当即就要抓人走。
  
          徐童眉头微挑,正要上前的时候,却见老汉一副认命的样子:“算了算了,我们跟你走,你让我把东西收起来吧。”
  
          说着老汉把一脸不知所措的孙儿抱起来,突然往木桶里面一丢,自己一个健步就跳进木桶。
  
          “哎!”
  
          为首的管理员见状,赶忙上前一抓,正抓着老汉的袖子,结果却被老汉直接带进木桶里去。
  
          其他几个人赶忙探出脑袋往里面一瞧,怪事出现了,只见木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还不等他们明白怎么回事。
  
          木桶连跳带滚冲开了人群,朝着一旁天桥下的护城河一滚,只听“噗通”一声。
  
          众人望去却是看不见木桶的影子,过了一会才听到河里传来一阵呼救声。
  
          再一瞧,喊救命的,正是方才被老汉带进木桶的那位管理头头,等众人把他拉上来的时候,才见这家伙已经是鼻青脸肿,满身狼狈。
  
          徐童站在后面远远看着,心里一琢磨,突然想起来自己师父,似乎提过八门彩家有三宝。
  
          登天绳、千机桶、百家衣。
  
          方才那个木桶倒是和千机桶挺像的,自己光是注意着孩子神情上的表演,一时忽略了这个木桶,此时想来,不禁心头一动:“怕是老头莫不是彩家的高人?”
  
          “哎呦,疼死我了,你们看着干嘛,都赶紧滚蛋!”
  
          被揍的那位管理,满脸瘀青,身上还挂着一些不可名状之物,毕竟护城河嘛,现在可还没提倡环保,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河里丢。
  
          众人见状反而一片哄笑,甚至人群里不乏有人大骂活该。
  
          是非大家都看得清楚,人家只是讨口饭吃,你来了人家马上就表示可以走,连钱都可以不要,结果你就要照着那点钱往死里罚。
  
          这不是把人给逼急了,人家也不会这样故意整你。
  
          眼见人群里开始有人起哄,这几位也不知道是从哪儿蹦出来的管理,立即黑着脸迅速离开。
  
          “呸,多行不义必自毙!”
  
          街头卖转糖的小贩看着这些人狼狈的模样,脸上别提多开心了,显然也是被这些人给坑过。
  
          不过他话刚说完,回头一瞧:“咦??我的糖蜜罐子呢?”
  
          只见温炉上的蜜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叠钱。
  
          消失的蜜罐,在第二天一早就被人发现了,一起发现的还有昨晚那几位管理,他们被人绑在临近河边的灌木丛里。
  
          下半身裤子和内裤都消失不见了,还被涂抹上了蜂蜜。
  
          好家伙,河边灌木丛本来就是蚊子丛生的地方,更别说身上被涂抹了蜂蜜的香味。
  
          这一晚下去,这几位的下半身,无不是肿胀得威武雄壮。堪比种猪的子孙袋。
  
          不过这都是后话。
  
          此时此刻街道上徐童正举着一根蜜糖吃得津津有味。
  
          没有兑糖精的蜜糖吃起来味道格外地香,只是吃多了不免有些甜得呛鼻。
  
          正想要找个地方,喝上一口茶水时,好巧不巧地一抬头,正见一家茶馆立在自己面前。
  
          再一瞧茶楼的名字名字,他顿时就乐了。
  
          只见茶楼挂着一面牌匾,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风来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