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失明日记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失明日记

        轿车停在一栋远离中心城区的旧居民楼外。
  
          这里是位于琵琶市边缘的旧街区,住户大多迁走,剩余收入水平较低或是不愿意搬走的老一辈。
  
          驾驶室车门打开,气质温柔的长发女子侧步钻出。
  
          她的眼睛以某种黑色布条状物质遮挡,好似玩捉迷藏扮鬼的孩子,让人怀疑是否能看清本就昏暗的道路。
  
          街灯有些年头,光线显得醉醺醺。君不知走在空荡的歪斜窄巷里,脑中浮起童年光景。
  
          小时候家境贫寒,和父母妹妹一起居住在旧街区。
  
          当时街坊邻居多,相互间关系极为紧密,谁家两口子吵架、孩子不听话,附近几栋楼都听得见动静,夜里更是热闹得很。
  
          匆匆岁月走过,年轻人逐渐搬走,固执留下的老人为数不多。
  
          夜里一过20点,巷子只剩风声来回,不见人影。
  
          一家四口人曾经居住的屋子没有被卖掉,或者说根本卖不出去。
  
          平底布鞋声音轻缓,略微摩挲石砾的响动在安静的楼道只往耳朵里钻,又或者君不知本身心有不安,难以平复。
  
          老旧的钥匙打开老旧的门锁,木门活页发出沉闷响动。
  
          幼年生活的房子早已被搬去大部分家具,显得空旷,却相当干净。
  
          每隔一阵子,君不知便会过来打扫屋子。
  
          先是父母居住的房间。
  
          两位老人家健健康康,住在枇杷市次中心区新买的公寓里。
  
          随后是客厅、厨房。
  
          两室一厅转眼被打扫的只剩最后一间卧室,那是君不知曾经和妹妹共同生活的房间。
  
          站在门外深呼吸,她鼓足勇气方才推开似有百斤重的木门。
  
          房里的摆设几乎没变,上下铺设计的两张床节约出空间,让房间里摆得下两张单人书桌。
  
          君不知轻轻走到原本属于妹妹的书桌边,将手伸到脑后,缓缓解开黑色布条。
  
          外人从未见过她真实的双眸,也觉得她是在修行某种视觉方面的特殊法门。
  
          是也不是,君不知尽可能避免使用这双眼睛,避免使用双眼来直接看清事物。
  
          但归根结底,通过术式消除黑布条遮挡,正常视物依旧是在使用这双眼睛,自欺欺人罢了。
  
          动作轻柔,布条被卷成整齐的环状放在书桌上,君不知蹲下身子,肩上的长发从边侧滑落。
  
          指甲轻轻嵌入地板缝隙,里头有个空层,藏着保鲜袋封装的少女风日记。
  
          策略院优秀毕业生,枇杷市特侦组第三大队副队长,25岁的月阶下段肃暗者。
  
          身负如此多的光环,君不知拿起日记本的动作却无比拘谨。
  
          分量没有压在她手上,而是压在心底。
  
          手指颤抖着打开第一页,日记本内的页面自带有横线。
  
          文字娟秀却未写在横线上,出格且斜行。
  
          格式如何,不重要了。
  
          首页的内容是:我没有修行资质,却有绝症。
  
          因为执笔人看不见纸页,一旦收笔,就摸不到之前写的字句在页面的哪个位置,所以一张纸只写一句话。
  
          单是这简短的十多字,君不知似乎耗费莫大的精神力才阅读完成,心中沉甸甸地压着千斤重物。
  
          良久之后,她以无比沉重的姿势将页面向后翻。
  
          第二页:我把眼睛给了姐姐,我的世界只有黑暗。
  
          读完第二段话,君不知的眼中满是泪水,额头不断沁出汗珠。
  
          这本日记她打开过多次,每次阅读都如同莫大的挑战,内心被谴责的枷锁深深束缚。
  
          第三页:生命中最后的日子完全黑了,我把光明给了姐姐。
  
          伸手翻开页边角,分量重得可怕,这些年君不知费尽心力,只敢看前三页。
  
          后续内容可想而知,是亲生妹妹以及为平缓的文字...对姐姐诅咒。
  
          君不知诞生于贫穷小家庭中,却在小学一次常规体检中检测出4星修行资质,拥有改变整个家庭的力量。
  
          而妹妹…从小身患绝症,绝难活过十五岁,哪怕以极为昂贵的药剂维持生命也无法挽回此局。
  
          在贫穷的家庭背景中,君不知朦朦胧胧得知自己能赚大钱、做大事,格外努力修行,哪怕她还不太懂得肃暗者具体将要背负何种重担。
  
          只知道那是英雄…
  
          天意弄人,君不知在一次意外中双目失明,无法治愈,除非…移植眼球。
  
          父亲是出租车司机,如果移植眼球,家里的经济来源将会被切断;
  
          母则有白内障。
  
          最后的眼球来源指向妹妹。
  
          妹妹身患绝症,活不了太久,经过医生检查,她的眼球健康且适合移植。
  
          若是再拖延一阵子,病症将会导致视神经萎缩,以家庭财力,再不可能为君不知找到更合适的移植眼球。
  
          当时君不知正处于备受打击的消沉中,等收到消息,只听说有个愿意捐献眼球给未来肃暗者的医疗机构。
  
          年幼的她没有怀疑,陷入完全喜悦中,不知道父母是如何与妹妹沟通的,甚至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和妹妹分享“喜悦”。
  
          妹妹从小自知身患绝症,一向沉默寡言,当时的沉默并未让君不知感到异样。
  
          手术非常成功,双目重见光明,直到回破旧居民楼,君不知见到用黑色布条蒙着眼睛的妹妹…
  
          一年后,和医生估计的差不多,妹妹在还未绽放的花季年龄凋零,君不知也自那时起,用黑色布条蒙住眼睛。
  
          至今只有勇气翻看日记前三页,难以想象妹妹在后续的日记中会发出如何深邃的仇怨…
  
          不。
  
          责难和诅咒反倒能接受,若是妹妹在后续文字中继续以平静的口吻诉说现实,君不知只觉自己的灵魂会像鲜牛排一样被餐刀慢慢分解。
  
          今天也一样,还是懦弱的我…
  
          别人夸奖温柔,其实是懦弱的外观表现而已。
  
          手指轻轻捏住第三页日记的边角,这个动作君不知难以统计做过多少次,最终只会在安静到吓人的空荡房间里呆坐一夜,傻乎乎放弃。
  
          父母不知有这份日记;
  
          外人更不知多年来心底的煎熬;
  
          无人可知。
  
          君,不知…
  
          音乐促然响起,打破如囚笼般困住灵魂的黑暗。
  
          三五秒后,君不知方才反应过来,是手机铃响。
  
          屏幕上显示着来电人:温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