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仙路飞扬 > 第二章、玉阳子

第二章、玉阳子


  仙界,天雷山。
  玉阳子老脸扭曲,两眼充血,身后站着20多名仙人,牙咬切齿地对对面人头牛身,双手持锤的红脸大汉喊道:“天雷王,你这个老畜生,竟敢灭我玉阳一脉一万余人,我玉阳子今天跟你没完!”玉阳子悲愤地一举手中长剑,后面20多名仙人同时剑指苍穹,刹时上空出现一柄巨剑,蓝汪汪的剑气弥漫天雷山,一股杀戮之气让周边劝架的群仙不由自主地后退。“完了,这下是不死不休了,快去通知天帝,晚了就无法收拾了。”一个锦衣仙人对旁边的一位仙官说,仙官二话不说,转身朝帝宫飞去。
  红脸大汉双手持锤一划,一道结界挡在身前,满头大汗地解释道:“玉阳真人,这个纯粹是个误会,我不是有意伤人。”
  “呸,你个老畜生,一万多条命,你一个不是故意的就过去了?”玉阳子暴跳如雷,双指往前一点,上空巨剑爆发出毁天灭地的气息,朝红脸大汉当头砍去,红脸大汉布下的结界瞬间崩溃。生死关头,红脸大汉急忙单脚一跺,天雷山灵气蜂拥而至,双手持锤朝天,掐一法诀,锤身放大千倍挡在头顶,剑与锤碰撞瞬间,天雷山剧烈震动,锦衣仙人脸色大变,双掌往下一按,稳住山体。远处红脸大汉已被振飞,衣服破碎,狼狈地爬起来,大喊着“玉阳真人,真的是误会,误会啊!”
  天雷王与玉阳子都是不灭金仙境界,若论单打独斗,谁输谁赢还是未知,但玉阳子得道几万年,作为一派仙宗之主,徒子徒孙无数,现在身后就站着一群天仙,金仙等徒子徒孙,合力出手,落单的天雷王就只有被压着打的份了。
  天雷王这时有点害怕了,看玉阳子的样子,今天确实是要不死不休了,这能怪谁呢,早就知道喝酒误事,谁知这次太过头了,竟然把人家的传承给灭了。天雷王着急之下,转头对着锦衣仙人喊着:“玄天上人,救我!”
  锦衣仙人无奈地站了出来,这个架不好劝啊,但不劝也不行啊,真闹得不可收拾,到时天帝怪罪下来,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玄天上人往两者之间一站,合手作稽“玉阳真人,这事我也有责任,真的是误会,这架能否暂停,大家有话好说,有事好好商量,真要打要罚,也自有天帝秉公处理。”
  玉阳子脸色铁青,缓缓道:“若是寻常事情,玄天上人出面调解,这个面子自然是要给的,但这老畜生断我传承,灭我道统,我一万多徒子徒孙的命,就算天帝出面,也不能善了。且让我断他神根,灭他神躯,毁他神域,给我下界徒子徒孙一个交代。”
  玄天上人打个激灵,这是要闹个天翻地覆的架势啊,真如玉阳子所说灭了天雷王神躯、断他神根,再毁他神域,天雷一脉也不会罢休啊,仙界之上,还有玄天界、三十三天,这天帝之上,还有仙帝,无上帝尊,这几界的大佬,随便一个天帝都不敢得罪,闹出事来,这一层层压迫下来,天帝都不用活了。
  玄天上人偷眼往帝宫方向看去,那边毫无动静,报信的仙官可误事了!若眼前的事无法收拾,先把这王八蛋的狗头摘了,以泄心头之火。
  玄天上人眼看无法劝解,动身往天雷王身边靠去,单手一招,一柄佛尘出现在手中。玄天上人双手持礼,无奈地说到:“还请玉阳真人三思,等候天帝处理。”没办法了,玉阳子真不愿罢休,他也只能跟天雷王联手抵抗了,总不能看着天雷王死在眼前,他真死了,玄天上人的日子也到头了。
  看玄天上人架势,玉阳真人老脸一黑,“如此,玄天上人,得罪了。”说完,玉阳真人把手一招,身后20多个弟子剑指两人,大喝一声,“撃天一剑,疾!”上空,一柄更为巨大的仙剑朝玄天上人和天雷王而去。天雷王大喝一声,“天雷地火!”只见一条雷炎腾空而起,化为龙形,当头朝仙剑而去,天雷王得到玄天上人的帮助,信心大增,“天雷地火”借天雷山之势,爆发出骇人的气势。玄天上人低喝一声,“水木清华”,佛尘一挥,只见一条河流凭空显现,其中草木茂盛,水木互生,浓郁的木之精华腾空而起,直奔雷炎而去,一时,火仗木势,雷炎气势大增,龙形凝实,化为雷龙,瞬间增大十多倍,直奔仙剑而去。一声整天巨响,雷龙与仙剑同时破碎,一阵毁天灭地的能量充斥整个空间,天雷山瞬间少了一个山头。
  天雷山是天雷王神域,少了一个山头,天雷王的力量就少了一分,天雷王也打出了真火。“老匹夫,敢毁我神域,本仙跟你拼了。”只见他把铁锤往额头一插,俯身一声大哄“傲。。。。”一只巨大的夔牛出现了。
  玉阳子脸色一沉,刚才那一击,集合了20多个金仙、天仙的力量,本来可以一举让天雷王魂飞魄散,形神俱灭,没想到玄天上人斗法经验老到,没有用他最拿手的一气化三清,竟然用的是普通的辅助道术“水木清华”,还起到了神奇的效果,现在天雷王化出原身,这上古夔牛,皮糙肉厚,还是玩雷电的高手,又有一个玄天上人在旁边协助,短时间之内,玉阳子还真拿天雷王没办法,再等几息时间,如果天帝赶到,想杀天雷王那是千难万难了。
  玉阳子一咬牙,右手空中一招,一方古朴的大鼎漂浮在前方,玄天上人脸色大变:“玉阳真人,手下留情!”
  夔牛已经两眼发红,独脚往下一跺,身子腾空而起,头顶独角斜指玉阳子,闪电般落下,“这老匹夫,真要我死,拼了。”
  玄天上人手拿佛尘,在身前一圈一圈地拼命画圆,一层层阴阳太极图闪现在身前。但求保命了,玄天上人后悔了,妈逼的喝酒竟然喝出人命来了。
  玉阳子大喝一声:“毁天灭地!”一股恐怖的能量从古鼎中爆发而出,整个仙界微微颤抖,无数仙人突然抬头,一阵心悸。
  半空中的夔牛忽然掉落,一股恐怖的威压压的它抬不起头,空中一方大鼎缓缓落下,天雷王和玄天上人眼中充满惊惧,眼看就要魂飞魄散。
  “放肆!”随着一声大喝,天空中一只大手往下一抓,大鼎登时悬在空中不动,恐怖的威压瞬间消失,紧接着大鼎化小,被大手收入掌心,一张充满威严和愤怒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玄天上人和天雷王回过神来,一阵惊喜,连忙整理了下破败的衣冠,双双躬身道:“恭迎天帝。”
  玉阳子梗着脖子不语,天帝冷冷地看了眼玉阳子,冷哼一声,转身飞去。
  天雷王和玄天上人赶紧跟着天帝而去。玉阳子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徒子徒孙,一声长叹,默不作声地也随天帝而去,后面的徒子徒孙紧跟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