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仙路飞扬 > 第十二章、记名弟子

第十二章、记名弟子


  【感谢医绅颓废咸鱼、,玄空无象黄粱梨落,九渊尘丿littlehope,楚辞乱辛古埃及城管,吉尔想要变得可爱冷光月v的推荐票,今日再发2章。】
  ---------------------------------------------------------------------------------------------
  雷一罡被这一伦理惨案震惊了,久久不语。这几天,雷一罡刚刚体会到亲情那种血浓于水的感觉,对于找到生父母更是心怀迫切,刹一听到这惨剧,觉得匪夷所思,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对于龙世雄亲人相残既无法理解又无法接受。
  其实,历代王朝更替,兄弟相残、父子相向的例子屡见不鲜,只不过雷一罡久居深山,对外界知之甚少,宗门又极敬重长辈,至少雷一罡一直以师傅之命是从,从来没有抵触的意识,所以才会觉得匪夷所思,甚至难受的有想吐的感觉。
  看着失魂落魄跪在前面的龙飞阳,雷一罡顿时心生怜悯,一股怒火从胸中窜出,雷一罡一拍桌子,大声说,“如此禽兽之行,当诛之,现在就带我去把你三叔挫骨扬灰。”
  龙飞阳跪着不动,悲声说道,“前辈,这血海深仇,我希望我自己亲手来报,只求前辈能看在我身世悲惨的份上,带我入仙门,学无上仙术,将来能报这血海深仇。”
  雷一罡一冲动,就对龙飞阳说,“这样吧,我先收你为记名弟子,可以先传你修真基础,将来若是师傅应允,再传你宗门道法。”
  龙飞阳恭恭敬敬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谢谢师傅,弟子一定努力修炼,不负师父恩情。”
  “嗯,先起来吧。”雷一罡坦然收了龙飞阳三拜。
  “飞阳,这记名弟子虽然不是宗门正式弟子,但就算将来师傅不答应你入宗门,作为记名弟子,我也可以传你道法基础和部分术法,只要你日后努力,也能报的这血海深仇,但修炼之人,心性非常重要,人有执念,不但道行难以提升,也容易入魔,所以,关于你报仇的念想,要好好把握,另外,将来修道有成,要多为有情众生想,切不可行不义之道,自毁前程。”
  “是,师傅,弟子谨记。”
  “如此,为师就先跟你讲讲师门传承,不管你将来能不能入宗门,只要是我的记名弟子,就一定要坚守门规,不得为师门抹黑。”
  “弟子一定坚守门规,不给师门丢脸。”龙飞阳坚定地说。
  雷一罡所在的宗门为落日宗,与其它宗门最大的不同,就是历代宗主都叫日不落,其开山祖师武道双休,力大无穷,道法无边,手持落日弓,有射日灭世之威。说到这时,雷一罡突然一阵恍惚,心里一动,“落日弓、震天弓,两者是否有啥联系?历代宗主为什么都叫日不落?开山祖师的名讳究竟是什么?”
  看着师傅说着说着陷入沉思,龙飞阳也不敢打扰,只见雷一罡脸上一阵变幻,许久之后,龙飞阳忍不住提醒:“师傅!”
  雷一罡回过神来,对龙飞阳微微点了点头,又接着往下说。
  落日宗传至现在,已有七十三代,山门坐落在周国泰中山东部,以落日峰为首,周边四峰环绕,为落日宗宗门五大主峰,除了落日峰外,其它各峰每峰一个支脉,一个支脉一个首座,每个首座都带有多少不等的弟子。雷一罡一脉所在的山峰为日照峰,首座若瑞熙,是雷一罡师傅也是龙飞阳的师祖。
  “我们这一脉人数不多,师兄师妹五人,大大小小弟子三十人几人,落日宗虽然在十大宗门中势力比较靠后,但是师门和谐,道义为先,深得道门敬仰,日后你行走江湖,要牢记道义二字,可不能丢了宗门的脸。”雷一罡严肃地对龙飞阳说。
  “是,师傅,谨遵教诲。”龙飞阳恭敬地说。
  这时雷一罡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除了道法基础以外,该传龙飞阳什么道术呢?他一身道法传承都来自宗门,没有师傅的允许,他可不敢擅自做主,想来想去,一阵头痛,对龙飞阳说:“作为记名弟子,其它的我就不多说了,天色已晚,早点休息吧。”
  龙飞阳本来还等着师傅传道法基础的,一听这话有点失望,但也恭敬地说:“是,师傅,弟子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
  回到隔壁房间,龙飞阳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一晚上竟然睁眼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龙飞阳让店里伙计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今天是拜师后第一次侍奉师傅,自然精心准备,各种不同特色的糕点,肉粥酒水一应具有。
  刚准备停当,雷一罡进来了,一看龙飞阳,蹙眉道:“飞阳,昨晚没睡好么?怎么眼圈都黑了啊?”
  龙飞阳挠了挠头,嘿嘿笑道:“能拜入师傅门下,弟子十分兴奋,昨晚一夜没睡。”
  “修道之人要有磐石一般的心智,你这样子可不行,以后要好好磨练。”
  “是的师傅,弟子以后一定注意。”龙飞阳诚恳地说。
  抬手请师傅入席,龙飞阳一看师傅,只能师傅也顶着一双熊猫眼,一脸疲惫,不由暗暗奇怪,师傅这是怎么啦?难道也一夜没睡?
  雷一罡昨晚很苦恼,苦思应该传龙飞阳什么道法,确实一夜没睡。其实,作为记名弟子,只要不是不传之密,他直接传宗门普通道法也是可以的。但雷一罡从小由师傅带大,对师傅极其尊重,没有师傅的允许,他是万万不敢传宗门道法的。
  快天亮时,雷一罡突然想起自己修炼的“夔牛雷火”,觉得这个不是传自宗门,传给龙飞阳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决心一定,心情大好,出门就找龙飞阳来了。
  雷一罡这一想法,却是大大便宜了龙飞阳,十几年后,“夔牛雷火”在龙飞阳手中大放异彩,在各种斗法中所向披靡,邪魔外道,更是闻风丧胆。
  看着一桌丰盛的早餐,解决问题之后的雷一罡食欲大动,坐下后虎吞狼烟起来,一边吃一边看着站在旁边小心伺候的龙飞阳,越看越觉得这个徒弟收的值了。
  用过早餐,雷一罡说:“飞阳,到房间里去,我正式传你道法”
  龙飞阳大喜,屁颠屁颠地跑回房间,一阵收拾,请师傅上座。
  雷一罡说:“飞阳,虽然各个门派都有自己的传承,但总的来说,不管是哪一个门派,所学的道法基础都一样,不同之处在于各种道术,各有各的妙处。道术只是在修道的过程中各人摸索出的术法产物,并非修道的目的,修道的目的最终是明白道义,向往长生。今后你在修行之时,要切记这一点,不要舍本求末。”
  龙飞阳点头称是。
  “你坐端正了,我用元气在你身上进行引导,让你先了解身体各大经络及气血运行线路。”
  雷一罡抓住龙飞阳的一只手,让龙飞阳平心静气,体会元气行走路线。
  雷一罡引导元气在龙飞阳身上连走三遍,龙飞阳不但记住了身体的经络分布及气血运行路线,同时还发现,自己的武者气息不断提升,等雷一罡三遍引导完毕,龙飞阳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是武者七阶了。
  龙飞阳一阵惊喜,不由感叹有一个厉害的师傅确实不一样,自己的父皇和两个皇叔,倾全国之力,耗费无数资源,才在不惑以后到达后天武者,自己今年才十七岁,已轻松达到武者七阶,足以让很多人羡慕了,照这样下去,估计先天武者也用不了几年。
  实际上,龙飞阳和雷一罡走的路线不一样,对于雷一罡来说,哪怕直接提升龙飞阳到练气一阶,花点灵药也不是难事,元气引导之下让龙飞阳直接提升三阶,不过是顺手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