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仙路飞扬 > 第十七章、稚子夔牛

第十七章、稚子夔牛


  【早上一起来发现好多推荐票,谢谢大家,今日再推2章】
  论单打独斗,眼前这些人根本不是雷一罡一回合之敌,但七十多人组成的这个大阵,瞬间提升了他们的实力,又加上妖塔的增持,以雷一罡筑基后期的实力,也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
  这时,阵中一个老者对雷一罡抱拳说:“这位道友,我云来国与你并无仇怨,你今日打入我凤凰塔圣地,却是为何?”
  虽然这么多人摆着大阵,但眼前这人深不可测,能不战而熄人之兵最好。如果能看透对方修为,以长老会的行事风格,早就让雷一罡灰飞烟灭了,那来这么多废话。
  “云来国借妖邪之名,行龌龊之事,祸害天下,我等修行之人,自要替天行道。”雷一罡冷声说。
  说话老者脸一黑,“如此,那就看道友是否有这实力了。”
  雷一罡也不答话,一甩手,两个金甲神人出现在在身前,这是天师符闻名天下的金甲神符,两个金甲神人,都有筑基中期的实力。
  老者脸色一变,对方竟然还有后手,急忙大喊,“启阵!”顿时,七杀拘魂大阵瞬间发动,七个白发老者手掐剑诀,一股阴冷的剑气从阵中升起,化成三柄巨剑,呼啸着冲雷一罡和金甲神人而来。
  雷一罡一挥三股叉,三股叉涨大十倍,挡住冲来的剑气,竟然有金铁交击的声音传来,两个金甲神人却被阴寒剑气冲的练练后退,身影不断变虚。
  这个七杀拘魂大阵果然不凡,幸好这里没有高阶练气士,不然今天想要全身而退,怕是千难万难了。必须速战速决,不然要是被大阵拖住,结局难料。
  雷一罡凝神聚气,大喝一声,一只夔牛从雷一罡体内冲出,仰天咆哮,密密麻麻的雷电从灰蒙蒙的天空中落下,直冲大阵而去。
  七个老者脸色大变,如此密集的雷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七人同时大喝一声,只能阵中红光大盛,直冲云霄,龙飞阳为师傅叫好的喝彩声还没结束,只见那那密集的雷电竟然在白光中消散的无影无踪,夔牛身影也接着消散。但七人也不好受,个个口吐鲜血,一脸痛苦。
  七人携带大阵之威,以练气五层和先天武者的实力,竟然破了雷一罡筑基期后期的独门绝技,这让雷一罡在徒弟面前非常没有面子。雷一罡愤怒了,再次大喝一声,身体突然拔高三尺,一只差不多凝实的巨大夔牛出现在空中,巨大的独蹄轰然踏向大阵,紧接着更加粗大,更加密集的雷电从天而降,七个老者脸色大变,咬牙支撑,一阵血红色的浓雾冲天而起,但这一次没用了,在巨蹄和密集强大的雷电之下,七十二人瞬间化为飞灰。
  龙飞阳和冰儿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斗法,眼中的异彩越来越盛,龙飞阳激动地大喊,“师傅威武,师傅无敌!”
  总算找回了面子!雷一罡笑了笑,说:“这个塔是壶天法宝,只有找到塔的主人才能破解,不然我们很难出去。你和冰儿呆在这里,我先上去看看,记得不要乱走,呆在钟里可保你们无事。”
  “您不会有危险吧师傅?”龙飞阳担心地说。
  雷一罡其实也没底,但也不好在徒弟面前露怯,大手一挥,“没事,记住我的话,等我回来。”雷一罡有点后悔把他们两人带进这里了,看了两人一眼,一腾身往灰蒙蒙的天空飞去。
  看着那翩翩身影在空中消失,龙飞阳非常自豪,对冰儿说,“我师傅真了不起啊!”这时的冰儿已完全没有了颓废,一脸崇拜,满眼星星,对龙飞阳用力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只苍白的大手从天际抓下,龙飞阳和冰儿一声惊呼,连带“无妄钟”一起突然消失了。
  雷一罡冲上天际,远远地见头顶上方有一个黑白旋涡在缓缓转动,要进入上一层塔并没有其他路,雷一罡猜测,这个黑白旋涡,应该就是进入上一层的通道。
  为防止旋涡中有暗算,雷一罡聚全身法力在身体周围布了一层层罡气,又从怀里掏出一个极品防御符篆,在外围又布了一个防御层,手里捏着一个极品攻击符篆,做好恶斗的准备,便向那黑白旋涡冲去。
  不想旋涡中根本没有任何危险,雷一罡很快就冲出旋涡,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心里一阵肉痛,一个极品防御符篆啊,这是自己百岁生日时,师傅送的,总共也就那么几个。
  与前一个荒凉的空间不同,这一层美如仙境,青山绿水,凉风习习,一座云雾绕绕的仙山漂浮在空中,周边各种飞禽翩翩起舞,远处一道白练从天际落下,濛濛水雾飘散开来,沁人心扉。雷一罡紧张的心不觉放松下来,隐隐觉得那仙山上有一阵阵召唤。
  飞上仙山,雷一罡觉得这里的灵气竟然比自己宗门还要充沛,一道白练从山顶飞流直下,在山下形成条条溪流,各种从来未见过的飞禽走兽充斥期间,自由自在,好一个洞天福地!
  看着如此仙境,雷一罡的心情落到了低谷,这可不是虚幻的,是实实在在的洞天福地,拥有如此宝物的妖物,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仙山一个平台上,有稚嫩的嬉笑声传来。雷一罡飞到近前,只见一个虎头虎脑的三四岁左右的小子正在跟一只幼年的夔牛在玩耍,夔牛载着小孩在一圈圈地转圈,小孩乐的呵呵大笑。一股亲近之情从心头升起,雷一罡静静地看着小孩,脸上竟然涌现出少有的柔情。
  “罡子,疯玩了一天了,你爹爹等你回去吃饭呢。你这孩子,满头大汗的,快过来娘给你擦擦。”一个白衣仙子从林后走出,看着小孩,满脸的宠溺。
  “娘!”雷一罡突然身体颤抖,泪流满脸,心灵深处冒出一声声呼喊,那是我娘,那是我娘。
  “娘、娘。”百多岁的雷一罡,声音沙哑,步履蹒跚,一步步走过去,他努力地想看清那仙子的脸,但那脸竟然模糊不清,只能看清一个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