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仙路飞扬 > 第十八章,孩子别怕

第十八章,孩子别怕


  【早上一起来发现好多推荐票,谢谢大家,今日再推2章】
  内心深处涌现的强烈直觉让雷一罡认定这个女人一定是他娘,那个跟夔牛玩耍的小孩就是小时候的他,他大声喊着娘,但那白衣仙子和小孩,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两人往林后走去,雷一罡急了,飞身而上伸手去拉仙子的衣袖,竟然拉空了,手掌从袖子中穿过。
  转过山林后,两人不见了。雷一罡看着毫无人影的树林,悲从中来,竟然嚎嚎大哭。
  雷一罡疯了一样在山上乱转,他想找到那两个人,也想找到其它一些痕迹。
  九层塔顶,那个妖媚的声音自语道:“这小子难道是她的后人?这年龄也不对啊,看这小子,也就百岁左右,她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五百年了,对不上啊。”妖媚的声音沉寂了一会,又自语道:“如果这小子真的是她后人呢?这倒有点难办了、、、、、、算了,总得给她点面子。”
  雷一罡疯了,虽然这段奇遇有点古怪,但冥冥中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里就是他的家,他和他的父母,一定在这里生活过,他要找到他们,哪怕只有一丝丝的希望。
  雷一罡在山中疯转时,龙飞阳和冰儿正傻傻地坐在地上,两人看着前面的怪物,一脸惊恐,那怪物有一个绝美无伦的脸,纤细苗条、妖娆妩媚的身段,最特别是,下身竟然是蛇尾。看着那张绝世容颜,天下所有男人都要沦陷,但那扭曲摆动的蛇尾,让人心生凉气,恐惧胆寒。
  龙飞阳壮着胆说:“你是什么人?不,你是什么怪物?”
  “怪物?”那张绝世容颜的脸上突然显现出痛苦的表情,“原来,你们都忘了么?”
  “世人都当我是怪物,难道你也是这样想的么?”
  龙飞阳愕然,与冰儿对望了一眼,什么意思?
  蛇尾摆了一摆,那怪物飘到两人面前,“九阴之体,霸者之气,都是好东西啊!”
  什么九阴之体,霸者之气?龙飞阳两人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死死地盯着她的脸,只有看着这张脸,龙飞阳才不会恐惧,甚至还有愉悦之感从心头升起。
  “小东西,还有这本事,竟然敢一直盯着老娘看,霸者之气果然不凡。”
  要是换着平时有人敢这样看她,早就被她一口吞进肚子,但今天一则这两人对她有大用,二则这个不知道是啥东西的钟形法宝,她竟然对它毫无办法,无法破解。
  这让她心里不由更加恼怒,该死的狐媚子,要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落到这一步,连对一个世俗之物也无可奈何。
  抚摸着钟的外体,那怪物盯着两人,心里在琢磨着怎么样得到这两个人。
  龙飞阳已不敢看那怪物的脸了,看的久了,心里竟然有蠢蠢欲动的感觉,一股无法言说的欲望从心头升起,龙飞阳赶紧低头闭眼,气守丹田,苦苦守住清明。
  怪物开心地笑了,就算这小子有霸者之气,以他现在的道行,也坚持不住几分钟,自己的魅力还是有的。
  冰儿已吓的索索发抖,死死地抓住龙飞阳的衣袖,把头埋到胸前,眼睛根本不敢睁开。
  发疯一样的雷一罡终于在山腰找到了一座房舍,那是一排三间平房,左边一间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卧室,右边一间竟然摆满了小孩玩具和衣物,雷一罡拿起一双虎头鞋,久久地看着,眼中含泪,心里满是柔情。
  一道声音从天际传来,“你出去吧,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
  雷一罡身体一震,也不敢对方是不是妖物了,大声说:“前辈,您在哪里?能否出来一见,您是否知道这里以前发生了什么?”
  “无可奉告,给你三息时间,不然,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您告诉我,告诉我这里以前发生了什么,前辈大恩,雷一罡永世不忘,必当粉身相报。”
  “一个小小的修士,对我没有啥用,再说一次,三息之内,滚出这里。”
  雷一罡一咬牙,“如此,前辈,雷一罡冒犯了。”
  雷一罡飞身往上冲,一股威压从天际压下,雷一罡的身体往下直坠,那无穷无尽的力量,让雷一罡觉得身体都要被压碎了。
  雷一罡大喝一声,身体一震,外衣破碎,只见他身体迅速拔高,已是原来的三倍,一只巨大的夔牛仰天长啸,往天际冲去,为雷一罡开路。
  “果然有她的血脉,哎,可惜,也跟我一样,只是一个可怜虫罢了。”天际有声音自语。
  夔牛迅猛无比,随着它的开路,一条长长白线出现在夔牛身后,雷一罡在白线中紧跟而上,就像走在一条小道上轻松。
  “如此不知道好歹,就别怪我不给她面子了。”
  一只苍白的手从天际拍下,夔牛和雷一罡,被它一掌拍飞,迅速下坠,手掌紧跟而下,夔牛身影被拍散了,雷一罡也被死死地拍在地上。
  感觉一身骨头都被拍碎了,雷一罡心中悲愤无比,用力抬起头,大声说道:“前辈,听您刚才所说,您一定跟原来这里生活的人有交情,求您看在这交情的份上,告诉我真相吧。”
  “交情么?五百多年过去了,交情就是刚才的三息时间,你既然不要,那就不能怪我了。”
  “五百年!”雷一罡迷糊了,这事如果发生在500年前,那就跟自己没有关系,自己现在也就一百多岁,难道那个小孩不是我?
  “不是的,那个小孩一定是我,一定是我”雷一罡在心里大喊,抬头说,“你骗人,不可能是500年前的事,前辈,求你告诉我真相,哪怕是死,我也愿意。”
  “一个小小的修士也值得我骗么?既然这样,我就送你们去相见吧。”
  手掌化拳,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一拳从空中落下,雷一罡绝望了,悲愤地大喊:“娘、、、、、、”
  拳头在空中稍稍停滞了一会,又毫不留情地落下。
  “孩子,别怕,娘在这。”
  随着亲切的声音,一道极细的闪电从仙山中飞出,劈散大拳,又往空中电闪而去。
  “无极仙雷!”塔顶的的怪物惊呼一声,口吐鲜血,一道细细的伤口出现在怪物胸前,慢慢扩大,鲜血泉涌而出。如果不是反应的快,这一击直击心脏,必要了怪物的命。
  雷一罡所在的仙山开始剧烈震动,走兽惶恐地四散狂奔,飞禽无法飞翔,掉落地上拼命挣扎。下一刻,仙山竟然猛烈爆炸,妖塔抵不住这股狂暴之劲,瞬间炸回原形,脱离下面塔基,往天外飞去。
  雷一罡朦胧间见一白衣女子,双眼含泪,正轻轻地抚摸他的脸庞。
  “娘,娘、、、、、、”雷一罡呢喃着昏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