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命运使然! > 第05章:明察暗访

第05章:明察暗访


  马子昂站在办室的窗户旁着外面的高楼,好朋友兼私家侦探周朋义拿着一叠调查资马子昂分析了近发生的事。
  周朋义:这是我发现的,我已经查遍了京所有的二十层以上的商务酒店,没有发现李亚楠这个字的预定,的手机还是关机状态所以要定是不可能的,我们可以试着查下的用卡消费记录况,我在银行的熟人近正好休假出国旅游去了。
  马子昂微微点点头觉得周朋义的议有理,慢慢地走到办椅旁边坐了下来。
  马子昂:查用卡这事我来处理吧,我正好有个朋友也是在银行工作。
  马子昂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素描画像,画像就是车撞击那天的盖鸿,下面还写着一行车牌号码给周朋义。
  马子昂:你找下这辆车牌的主人是谁,还有这个画像到底是谁,这两会不会有一定的关联。
  周朋义过画像了着马子昂。
  周朋义(好奇的):查车牌息这个好办,画像里的人不太好查,还有你这是哪来的息呢?你不是说车撞击的那时都不记得也没楚?难...
  马子昂(立刻抢着断他的话):我现在还没搞楚我妻子和我车撞击到底是怎事,不让警方太多息过早干预这事。
  周朋义(激动得):马子昂啊马子昂,你不这样会加危险,说不定到时你我都会惹上没必要的麻烦的。
  马子昂(无奈地微微低下头轻声的):凭我以前外杀人的犯罪记录,警方肯定会质疑我的,我必须过隐瞒实来摆脱警方的调查。
  周朋义:抛开我们业务上的这层合作关,作为这多年的好朋友我希望你要你自己在些。
  马子昂(笑了笑):这要你帮忙查的事是我自己的私事和业务上没有何关,我不找其他的私家侦探我要你周朋义帮我,我现在非需要一个我得过的人你能白吗?
  周朋义(点了点头):白。
  马子昂后靠在椅子上深深叹息着。
  马子昂:那就好。
  周朋义认地分析把画像里的人和息视频里的人摆到一起。
  周朋义:你认为这些息视频里的人和这个画像上的人会有关联吗?
  马子昂:没有。
  周朋义(质疑的):没有?一天之内发生这多的离奇事了,你有没有留过你妻子之前有背叛过你的行为吗?
  马子昂(沉默地了):我所的是没有过。
  周朋义着从息视频里印出来的相片。
  周朋义:这朋友要你背叛你了。
  马子昂:那为要发一个视频?为不我的电话呢?
  周朋义:也许这就是要跟你分手的一种方。
  马子昂:那我为会威胁呢?
  周朋义:也许是在耍你。
  马子昂(笑了笑):不可能,不会这样的,你所说的都是猜测,全都说不的。
  周朋义:说得。
  马子昂:说不。
  周朋义过猜测试着引导马子昂了多有用的息。
  周朋义:说得,事发生总会有理由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发生,你好好你和你妻子在一起的生中有没有些能帮到我们的事。
  马子昂认地了下,(忆)一到的就是近在房子时妻子到电话后就说要出差几天的事。
  马子昂:李亚楠以前出差总是会告诉我住在哪里,是这没有告诉我而且对我说谎了。
  周朋义:除了这个事还有其他的吗?
  马子昂到的就是妻子在到出差电话后,(忆)家拾行李去洗手间一反锁上门。
  马子昂:从来不锁洗手间的门,这电话后一这样。
  周朋义:那时你全没有过这些事,现在起的话你会感觉到有些不一样吧!
  马子昂继续到昨天送妻子后还去见了金平母亲(忆)。
  马子昂:昨天我送李亚楠去机场后还见了一个人。
  周朋义(好奇的):谁?
  马子昂:见的这个人和这事全没有关。
  周朋义(加好奇的):可能有关呢?你是要我帮你的忙,还是继续浪费时间?
  马子昂面对周朋义的追问实在无奈地深深叹了口气。
  马子昂:金平的妈妈,那个发生外死亡的金平,这些年,我周都会和见面。
  周朋义:李亚楠不是吧?
  马子昂是摇了摇头。
  周朋义:李亚楠不全了你,你为认为你就非了呢?
  马子昂(不耐烦):你到底会不会帮助我吗?
  周朋义:我肯定非帮助你,是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考一下,如这一切事都是关于你而不是呢?你从判刑在监狱呆了四年这长的时间。
  马子昂:是从我出狱也已经这久了。
  周朋义:可能对于有些人来说这可能还是不够的,马子昂,你在监狱里发生过有些事是不是我应该的呢?
  马子昂周朋义这一问,(忆)又不经起当时在监狱里和一男子斗的事。
  马子昂:现在你我为不让警察来干预这事是吧?
  周朋义听了这话是了马子昂也没说。
  马子昂起身又走了窗户旁边着外面,(忆)这时突然起视频里的那套金黄色假发,又联起当时和李亚楠一相遇就是戴着这套假发,戴着假发的妻子躺在床上熟睡着,旁边还有人拿着手机边拍摄边用手抚摸着妻子从脸部到脚部,马子昂越越纳闷着窗外深深叹息着。
  马子昂和索方仪坐在园的山顶上这又是周一的见面,望着前面繁华喧闹的都市和往一样聊聊生上的事,索方仪马子昂心事重重的样子。
  索方仪:你认为李亚楠会背叛你出轨吗?
  马子昂沉默了一会,了索方仪。
  马子昂:视频显示得楚了,有时候事不像表面起来那样。
  索方仪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前面,深深叹息到。
  索方仪:金振也在和人往,我没有告诉他关于你的事,他也没有告诉我关于的事。
  马子昂同的目着索方仪。
  索方仪:你吗?我总觉得李亚楠的重新出现在你生中的方非诡异。
  马子昂(淡定地前面):运使然。
  索方仪点了点头着马子昂,讽刺得微微一笑。
  索方仪:运...又是一运的外...你觉得你生中会出现多少运的外呢?马子昂。
  这时两人相互了对方沉默了一会。
  索方仪:有我可以帮到你的呢?
  马子昂(愣了愣反应过来):我正好需要借助你在银行的方便,帮我追踪下李亚楠的用卡消费记录,能不能找到相关有用的线索。
  索方仪(惊讶的):这样是违法的属于侵犯个人隐私权,我猜你没有相关的授权吧?
  马子昂(摇了摇头):没有,这是你我之间的事,你在银行工作这个对你来说简单。
  索方仪微笑了下没说是静静地着前方。
  夕阳下小区也渐渐地静下来,妙的手机铃声破了寂静,站在哥哥在家园的马子昂拿出手机一是妻子来的,正在一无法联上妻子的时候突然来电让马子昂有点心神不。
  马子昂:李亚楠?
  李亚楠:亲爱的,我抱歉,我刚见你给我过电话了,我们正在测试新的导航工,我一天都在开会,因为长途飞行还有各种事我感觉我的头都快要爆炸了。
  马子昂:你在哪儿给我的电话?
  李亚楠:酒店,我现在要去和同事们吃晚餐了。
  突然园的洒水突然响起。
  李亚楠:刚这是声音?
  马子昂:这是马子轩家园洒水的声音,我嫂子叫我和孩子们一起吃晚饭然后帮忙照一个晚上,司天晚上有重要事需要忙到天早上。
  李亚楠(笑了笑):我赌孩子们肯定说服了你购买他们平时不让吃得零食了。
  马子昂(忧心忡忡的):我之前给你发了条息
  李亚楠:的吗?我没有到
  马子昂:我到了你发的照片和视频
  李亚楠:照片和视频?我没有给你发何东
  马子昂(惊讶得):你定吗?
  李亚楠:是的,除非是我不小心给你发了。
  马子昂:你住在哪儿?
  李亚楠:柏悦酒店。
  马子昂:我天坐飞机去找你吧。
  李亚楠:发生事了吗?
  马子昂:没有,我就是你。
  李亚楠:我也你,子昂,我周就去了。
  马子昂:我要在那之前见到你。
  李亚楠:子昂,我会忙的。
  马子昂(着急抢着说):我发誓我不会扰你的。
  李亚楠(慰着马子昂):子昂,星,好吗?
  马子昂(恳着):李亚楠...
  李亚楠(无奈地抢着断马子昂的话):我要走了,他们在等着我呢,头给你。
  马子昂拿着电话站在园中,电话里“嘟嘟嘟”地响着,李亚楠挂断了电话。
  在凯悦酒店的房间里昏暗的台灯照亮个房间,床上摆着一叠叠崭新的钞票旁边还着一个棕色女包,李亚楠从窗户旁边慢慢走到床边把手机丢到床上,疲倦地坐在床上面对着门,唉声叹气的仰头着天板,突然听到开门声故作镇定地理了下仪容,李亚楠着推门进来的正是力夫。
  力夫:我的合作伙伴刚刚来电话,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李亚楠(点了点头):好的。
  电视里着动画大电影,马子昂和侄子、侄女坐在哥哥家客厅的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着。
  “嘟嘟嘟”楼下有车子在不停地按着喇叭,侄女这喇叭声吵的电影出戏了。
  马子昂侄女:叔叔,楼下车子一有人在按喇叭吵得我都没办法电影。
  马子昂(好奇地着侄女):是吗?我去下。
  马子昂就从沙发起身往阳台好奇地走去,走到阳台到楼下停着一辆红色的车子里面坐着正是周朋义。
  周朋义往楼上到马子昂后就停止按喇叭了。
  马子昂了下客厅的孩子们又全神贯注地着电影,心地独自下楼推开门走周朋义车子,马子昂拉开车门坐下着周朋义。
  马子昂(着急地):说吧,查得怎样?
  周朋义:撞你的那辆车是租来的,租车司在机场旁边。
  马子昂:那你找到是谁威胁我了吗?
  周朋义:没有,不是撞你的人,租车的人有犯罪记录,他把欠高贷钱的一个酒吧老板弄残也在监狱服刑过,这人叫力夫听着耳熟吗?
  马子昂了后摇了摇头。
  周朋义(严肃地着马子昂):马子昂,请你好好,如是因为一些私人的事你的况能说,也许力夫在监狱服刑前在你待的监狱里服过刑。
  马子昂(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发誓我的不认识他。
  周朋义:也许他的字你不熟悉,是他的长相你可能熟悉。
  周朋义从包里拿出一叠文开给马子昂,一张是马子昂供的素描画像拿开后是视频的男子力夫。
  周朋义:力夫,是他租的车子。
  马子昂听了大吃一惊起了视频中的力夫,(忆)祼着身子拿着手机自拍慢慢走前还挑衅地笑着。
  马子昂失魂落魄地和周朋义过招呼后就进屋里去了。
  马子昂排好孩子们睡觉后,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又起了视频拍摄力夫在妻子的身上抚摸着还有那诡异的微笑(忆),马子昂辗转难眠地在沙发躺着。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马子昂拿起手机是索方仪来的,从沙发上起身边起电话边走到沙发后靠着。
  马子昂(着急得):怎样,有查到吗?
  索方仪坐在书房里盯着前面的门。
  索方仪(轻声得):这晚来抱歉,因为金振刚刚去睡觉这方便。
  马子昂:那你查到了有用的息了吗?
  索方仪:你送到机场之后,从机场了辆出租车费用是35,用用卡支付钱之后就也没有到有何消费记录了,应该一定还在城里没有去何地方。
  马子昂这时听得目瞪口呆。
  索方仪:还有一个重要的息,天早上走了50万现金,从工商银行站前的一个分行走的。
  马子昂(惊讶地叹息着):哎,那可是我们所有的积蓄了。
  索方仪:显然卷入了一些事里没有告诉你而已,你应该找机会好好和谈谈。
  马子昂:好,我,我会的,非感谢你,早点去休息吧。
  索方仪:你也是,如有需要给我电话就好。
  马子昂:好的,谢谢!!
  马子昂挂电话神无主地靠着沙发。
  索方仪拿着手机轻轻地起身关掉书房里的台灯,走到二楼卧室悄悄拉起子睡了下来,这时金振在旁边闭上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了床头柜上的时钟。